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在冬夜,思念母亲  

2011-12-04 11:39:16|  分类: 心灵深处的思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和同事去野外烧烤,当燃起火炉的时候,炭火烧得很旺。我们还在果树下捡回一些干枝,烧的火力就更强。

凝视这火苗,使我想起故乡,想起在农忙的时候,去很远的地方种田。一般走路很远,就要带锅,带些米和炒熟的菜。到了农田里,先插秧,到了中午11点的时候,就在野外的水井边挖坑做饭。把锅固定好,然后捡些干树枝起火。煮好了饭就开始吃饭。那是农村农忙时经常发生的事情。有时,在山路上,挑着担子,担子上挂着锅碗,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蜿蜒行走,在夕阳余辉里凝成油画般的厚重感。

想起母亲,想起那年;母亲为我去算命。早上做好饭,用那饭盒装些饭就走山路,算命的人住在隔壁的乡镇上,翻山越岭,走过农田,至少也要走半天才能到。而且,还要排队才能等到算命。那年,我生病在家,母亲心有不甘;为我算过很多次命。而我,每每想起这些,不怪世事的沧桑,却又怨宿命的无奈。

母亲抚养我们五个孩子,从小就受苦受累,又要做那么多农活。那时还要做草鞋卖(去山上砍柴穿或是在农田里穿),每天晚上在昏黄的油灯下做草鞋,编织着岁月的坎坷与艰辛。

那年,和母亲去农田里收割稻谷,走很远的山路,趟过小溪。在农田里割那些高过人头的糯谷。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和母亲把带去的饭菜就着吃,我和母亲在吃饭的间隙里,聊些事情;聊着那些年的变化,聊着一年的收成。

时隔几年了,母亲离世3年多。自从母亲割舍我们而去,心里总想着关于母亲的点点滴滴,母亲的任劳任怨,母亲的勤勤恳恳;母亲在田间劳作的画面,总在眼前浮现。

小时候,我总是缠着母亲。有时在爷爷家玩的时候,想着想着,就又跑回家。家里的门紧锁了,我就跑向家对面的山坡上,我想母亲可能在山坡上种花生或是绿豆。走出村口,走过那石桥,就看见母亲挥舞着铁锄在劳作。我快步跑到母亲身边,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母亲松土施肥。那些情景,在脑海深处铭刻成一种岁月的永恒。那年,我4岁,已经会写自己的名字。

前些天,和妹妹打电话。几年了,妹妹在老家生活。有时想起她读书时,总惹母亲生气,没有读到多少书就外出打工了。想起那年初夏时节,我回家了一次,那时还在读书;妹妹告诉我,说外婆过世了;母亲当时哭得甚是伤心。是啊,母亲命苦,外公离世得很早;两个舅舅先于外婆离世。母亲目睹亲人一个一个离她而去,心里的悲苦那是痛切体肤。

冬夜的冷风吹过,想起故乡又将飘雪了。飘雪的时节,母亲打破水中的冰块为几个孩子洗衣服。念亲恩,冬夜里,在梦里,总是梦见母亲,和母亲去山林里砍柴,去田间收割那些熟了的黄豆;和母亲行走在山间小路上,去远处的农田里挑回那些稻草。眼里的泪轻轻滑落,青灯光影里,似乎映现母亲的身影,慈祥的面容;一如冬日的暖阳。在心底时时忆起,时时感恩。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