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老家的老房子  

2015-03-17 08:13:29|  分类: 2015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的老房子

 

   在当下的山村里,很多人家时兴把老屋拆了再建过新房子。在老屋的地基上建过新房子是不要再征收地皮钱的,而且有的老房子作为危房可以申请补贴,不过领了补贴的只能建两层房子。对于老家山村的老房子,有的也有几十年了,在山脚下耸立着,在朝阳与晚昏里叙说着岁月的轮回。

   老家的老房子,都是一层半的老屋。有的瓦片已经被风吹被雨淋爬满青苔,有的老屋因为年久失修,或是无人居住,在风雨里倒塌了。虽然木梁与瓦片堆砌在一起,但在废墟里却也有大树生长出来,像那些泡桐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枝从房子里长出来,伸向天空,那些枝桠看着是那么的具有生命力。

   说起我自家的老房子,那是有很多故事。在我的记忆里,村里的人很觊觎我家的老房子。在解放后的60年代,是生产队搞集体的年代,我家的老房子因为面积大,作为生产队的仓库用了。我父亲因为是抱养回外婆家做人,有时难免受到村里人的排挤。起初我家人是住在另外一栋老屋里的,那栋老屋是三家人家一起住的。父亲在农闲时节会帮人家缝补一些衣服贴补家用,当家里陆陆续续生了几个孩子,那栋老屋的三间房子实在挤不下了。父亲和远在新疆的祖父(和父亲的养父是同祖同宗的)写信联系,说想搬到那一栋老屋里去居住,祖父在新疆回信了,说抽空会回来老家一趟的。

   当时祖父在新疆乌鲁木齐的一个建设兵团工作,他的一生很正直善良,他虽然没有留下多少子嗣,但却一直很关顾在老家的亲人,时常会给我们写信或是从他的微薄的工资里拿出钱来寄回老家。那时父亲说要搬到那栋老屋里住时,很多人家都出来反对,父亲势单力薄,但也准备了一些材料。那是1949年中国解放后的1950年,全国上下的房子都刻印了一份土地证,当父亲把那份土地证在大众的反对声中拿出来时,上了年纪的人都很惊讶的。因为那个年代的政策,国家决定把那年制作的土地证收缴销毁了。但父亲的养父后来去隔壁的村庄了,把那份土地证放在衣柜里挑过去了,也就免过一劫。

   看着那份土地证,村民也就无计可施。父母和两个姐姐,兄长搬到了老房子里住,过了几年,就生下了我。对于这栋老房子,在我的记忆里,是那么的亲切与令人怀念。

父母白手起家拉扯我们五个孩子,当初的老房子的地面还是泥土的。在上世纪90年代初,父母把老房子的地面全部换成水泥的,在老房子的旁边的地基上盖上了四间新房子。那时本来是想建六间的,但村里有的人在其间捣乱,说一边的地基是别人家的。就这样,当时我们建的新房子就和老房子建在一块了。在山脚下,看起来也就很显眼。每次从山那边的田野里做农活回家,在路上母亲就会说我家的老房子和新房子在一起就是最宽的房子了。如今科技发达,在网络的谷歌地图上都可以看到老家的老房子。那天和朋友在网上查找地图,找到老家那个村,老房子屋后的山很明显,我一眼就看到了我家的房子,因为在老家的山脚下是长度最长的房子,还有那山峦上的松树,看到都是那么的亲切。

老家的老房子,它的门前的青石板路显现着祖辈一代是富贵人家,那个年代有个习俗,有钱人家的门前是铺满青石板的,而且屋后有很多花圃,有着一年四季开放的花草。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说过,老家的祖父一代是地主,而父亲的生父家里也是地主,因为这些阶级成份,影响他的生活和日常工作。但父亲虽然只读过一个学期的初中,却在村里做了几十年的村会计。

老家的老房子,那些年山村人家都很劳苦的。一年四季都会在农田里忙碌,那时家家都会种两季稻谷,还会在远些的田野里种上其他稻谷。在我家的老房子的楼上,每年都会堆放很多从田野收割回来的稻谷。那时要交粮谷的,父母带着我们几个孩子种了十多亩稻田,收成也好。所以每年的楼上都会堆放一些稻谷,吃不完就会再另外卖出去的。那时母亲一年三百六十天,除了逢年过节,基本上是在农田与菜地里忙碌的。

  在这飘着细雨的静夜,思绪回到多年以前。在那老房子里,一年四季飘荡着我们几个孩子的欢笑声与吵闹声,在冬天寒冷的夜晚,飘着雪花的夜晚,我们围坐在炭火旁,有时写作业,有时听父母说起那些年月生活的艰辛。还有母亲饲养的鸡鸭,小狗小猫,在老房子里的清晨,都会听到公鸡的鸣叫,在山村里听起来是那样的动听。在那老房子里,夏天双抢时节,母亲会在半夜3点多起来,整理那些从田野收回来的稻穗,还要煮饭煮猪食,洗着一大盆衣服。直到朝阳从屋后的山坡上升起,我们也起床了;跟随母亲去田野里拔秧或是收割带露的稻谷。

   在那老房子的门前,有我童年所有的记忆。我在夏天的傍晚,坐在门前的石板上看着那通往田野的路,等候父母他们挑着担回到家里做饭。全然不顾夏天那些蚊子叮咬我,因为山村夜晚的星空是那样的澄澈与静谧。在那老房子的门前,有我等候母亲从风雨里的田野回来,她会摘回很多瓜果回来。在那老房子的门前,我会等候父亲牵着耕牛回家,在他的背篓里,有很多从山野里采摘回来的野果,填满我总是吃不够的肚子。在那老房子的门前,也有母狗带着小狗撒欢,它们会追逐那只小猫。

   多年以后,我离开故乡。很少再回到老家,很少再细细的看看老房子。而当母亲离世之后,老房子一夜之间空荡荡了很多。当我从外地连夜赶回家里,老房子已经在暗夜里无声的抽泣。母亲走了,老房子也就失去了往日的气息。父亲那年搬到县城住了,老房子在山脚下孤零零的,在风雨里兀自遥望苍穹。

   2009年,村里那时有外地人来老家的山上割松油,父亲也想让老房子有些人气;就让他们借住了。不过,老房子终究是老房子,他们不是很讲究干净,把房间的地板弄得黑糊糊的,实在不好。这些年,老家的山里人家多半会重新建过新房子,有多的地基的就建,没有多的地基就会拆了老屋再建。舅妈多年就说建过房子,去年也就拆了老房子建过两层半的新房子。

   老家的老房子,因为屋顶上的瓦片风吹雨淋,有时还会有老鼠爬过,下雨就会漏雨,那些房间的地面上就有一滩水。兄长看到之后决定翻修一下,换过厚的琉璃瓦。当下的山村,有些人家都会翻修老屋的。在传统的观念里,老房子里有祖业,对于祖业我们是需要传承和保护好的。老家的老房子,就像埋在心底的信念,无论岁月蹉跎,无论人生的路途如何曲折,无论自己的命运如何跌宕起伏,我们都要坚守那份信念。老家的老房子,在老家山脚下屹立着,在朝阳里沐浴阳光,在黄昏里送走夕阳;年复一年的在那里叙说着岁月悠悠。

   窗外的风雨飘荡着,又到了一年春天繁花似锦柳如烟的时光。窗外的梧桐树已经悄然吐出新绿,在雨里吸吮着大自然的馈赠。老家的老房子,它门前的柚子树,已经长高很多;屋后的樟树,在风雨里渐次长大。而我多想在老家老房子的门前,再听听那雨声,再感受那深藏心底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