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那些年的工友情  

2015-04-13 21:31:54|  分类: 2015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些年的工友情

 

  今天中午在午休着,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我心里在想着是不是又有人找做事啊。但一看手机才知道是广东的手机号打来的,一接听才知道是十年前有工友打来的。我问过他是谁告诉他,我的号码的,他说是辗转问到以前工厂的香港的经理才知道我的号码。我就和他聊了一会,他说和其他工友开了一个工厂,希望我去给他帮忙。我谢过了他,可没有答应他。

  十年前,我在广东惠州的一个山村里的工厂打工,那时候是在一个五金电镀厂做事。也比较辛苦的,经常加班。那时我在工厂里做业务跟单,那跟单才叫一个累啊,想想就后怕。每天一大早都要起来,上班后把那些从供应商那边取回来的材料提到仓库,再清点,再去查阅订单后安排生产。

  不过业务部也有好几个同事的,男女总共加起来有10个吧,有送货的,有司机,不过忙时也要有人打杂。我记得那时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多,因为有时需要赶交货,有的客户电话那叫一个打得勤,他们说要把我的电话打爆,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都是在一楼的仓库和二,三楼的生产车间,还有四楼的办公室之间飞奔的来回。有时赶货自己都跑去车间包装了,然后再打包,紧急叫司机送货。那时也喜欢在车间和女生聊天,虽然有的也是计件的,但我们男生都喜欢在车间和女工友聊天,或是叫她们先做自己负责的货物。

   在印象里,有一个男生,他很勤恳。负责了好几个大客户,而且那些货物又不好生产,程序多,总会出现返工或是做坏货。有时他去车间催货,那些生产管理有时生气就不会答理他,他会很生气。那一次,可能他身体不是很好,劳累过度,在晚上加班的时候,累得吐血了。我们几个工友看见了吓得很后怕。赶忙找医生,但是工厂离市区太远了,又是晚上的。后来还是司机把他送到医院。第二天,我们几个工友请假去看了他。过了几年,在一些工友的联系中知道他回到老家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那时候,包装车间的管理多半是女生,我喜欢和她们聊天,有时也会听着车间里的音响唱歌。记得那时候那些管理对我都很好,我有货物要赶,她们都会帮我先做货。不过,也有的管理不好说话。那时是一个陕西的清瘦的中年,在另外一个车间,有时我说要赶一个货,他很清高的说货都要赶,我们会安排。我的肺都气炸了,突然就想掉眼泪的。因为客户那边一个负责人在电话里说得那么好,说把货物赶出来了会请我们吃饭的。那一次,就因为那个男主管的傲慢,我的货物没有赶出来,让客户好生失望。一个电话打到香港经理那边。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经理在电话里安慰我。后来他还是和那个男主管沟通了一下。在那几年,我在一些工友的联系里知道他后来离厂了,好像是生产时把一批货弄错了。后来那个车间就走了很多人。

   香港经理有时还会联系,他那时对我们都很好。从香港过来惠州时,都会请我们去外面吃饭,而且还会带我们去见识一些客户。不过,几年之后,他也离开了惠州去了东莞。个中原因是因为与大老板关于提成的问题上谈不拢。

   而当我今天接到旧时工友的电话,心里还是预料不到。想想都十年了,他还想到我。他还热情的邀我去惠州给他帮忙。虽然那时候,我和他一起共事;但说实话,我和他并不是很深交的工友。那些年的工友情,给予我人生路的一些回忆。如今回到老家做事,那些记忆片断依旧清晰,就像工友打来的电话,还是在我平淡的生活里注入了一些浪花。虽然我再也不会回去广东闯荡了,但那些年的情感,回想起来也倍感温馨。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