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母亲,在秋天把您想念  

2015-10-20 07:20:42|  分类: 2015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在秋天把您想念

 

  秋日的暖阳照射大地,一眼望去的田野的稻谷此时已经收割完毕,那些稻草在田间干枯了。还有一些再生稻在田野里摇晃,在阳光下起舞。当我看到这些景象,我就想起我的母亲,母亲是一个辛苦忙碌的农家妇女,她的一生都留给了土地,那些长满稻谷的田地,那些长满蔬菜花生瓜果的土地。

 

  很多人都说秋天是思念的季节,秋天有收获,秋天有叶落,秋天有白云在天空飘荡。我在山村里生活过多年,如今回到山村,多年以后还是要在老家的山村老去。母亲,当我路过那些田野,我都会想起您。您的身影是那么的熟悉,您的面容还是那么的亲切。虽然您走了多年,虽然这些年这个世间已经变了很多;可是母亲,您的所有记忆都在我的脑海深处;时时想起时时落泪。

 

  当我在秋日的中午行走在山村的小路上,路边的松树已经长得很高大,小路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路了。如今已经修了水泥路,路边的芦苇长得很高,高过人头,盖过那些小树。当我在路边感受秋风的吹拂,我想起母亲,那些年我和母亲走在那条山村小路上,从家里行走到隔壁村里的一个砖厂里做事,挣些工钱。那时候是暑假,当我们把田野里的稻谷收割好后,把稻草挑回家后,把花生挖回家后;农忙就做好了。我和母亲就去那个砖厂打零工,也是挖一些泥土,担一些泥土,每天中午在那边吃饭;晚上踏着夕阳余辉回家。那时候的山村小路有很多小鸟飞过,那时候的山村有很多村民在田间穿梭,一点也不觉得荒凉。我记得那时我们很早就吃过早饭,和母亲一起赶往那个砖厂。山村的太阳也是很热辣的,特别是在空旷的地方挑泥土,那种辛苦现在的孩子是无法去体验的。那年我十三岁,我已经会和母亲做所有田地里的农活。母亲时常和我说她的命不好,母亲有时也会和我说,等以后几个孩子都成家了。她就会很知足的离开这个世间。可是母亲一生操劳,过早的离开这个世间。时隔多年,当我在山村的小路走过,白云悠悠,田野里的稻田早已收割好了。现在是只种一季稻谷,村民在田野里种油菜。挥舞着锄头在挖土,在洒籽,在浇水。远处的山峦,那些密林深处,曾经有我放牧的足迹;如今早已是找不到路了。那些远些的田地没有人耕种了,那条路也多年没有人走动。所以就长满树丛,长满野草,无路可走。母亲,当我在秋天的山村走过,我远望田野,您的身影似乎在那些田地里晃动。您任劳任怨,您忍受着众多的苦难。

 

   当我在故乡的山峦走过,秋天的阳光是那么的温暖。母亲,我在山路上走过,那些油茶树已经被人采摘过茶籽,那些年我跟着您去采摘茶籽,茶树上的蚂蚁很喜欢粘在衣服上,还有蚊子飞舞着。我爬上树枝上采摘着那些油茶籽,当秋天的夕阳渐渐西下,我们背着满满的一袋子的油茶籽回家。山村的炊烟正从老房子里升腾,母亲,想当年屋前有很多树,有很多苦楝树。那些树上的花浅白泛着淡紫色,在初夏时节,纷纷扬扬的落在地面。母亲,如今故乡的山峦早已没有人行走。当年山上有很多人砍柴,如今却找到了山路。我仍然记得那一年,我在读初中一年级。秋天的一个周六下午, 我从学校放学回家;那时是一周上课五天半的。母亲在山峦里挖那些树根,可以卖去做药的。母亲一个人在山谷里把那些杂树丛砍掉,用大锄头挖那些树根,要用很大力的,挖树根时震得肩胛骨很疼的。我回家后吃过中饭,父亲很懒,他让我把饭送到远处山峦那里。那里母亲在挖树根,当我冒着秋天午后的阳光,步行在山村的小路上。走过田野,趟过小溪,爬过山坡,好不容易才爬行到山顶。当我在山顶的秋风里寻找母亲的身影,我在风中呼唤母亲。母亲在山坳里回应我,当我把饭盒端给母亲。我看到母亲的手在秋风里已经干裂开来,我禁不住的哭了。那些年,母亲一年到头都在忙碌。挑的担挑得多,多年后她的背很痛。多年以后,我回到老家,我去那个山峦里寻找一些野果。可是时隔多年了,那些松树已经盖过了所有的草丛,盖过了所有的矮小的植物。野果早已没有了,只有偶而有只野兔在树丛里跳跃着。母亲当年挖树根的地方早已密林丛生,也找不到小路可以行走。我在满是树丛满是荆棘的间隙里艰难移动。秋日的阳光,正从树丛里投下光影。母亲,您是否还能感知到我心灵深处的牵挂。母亲,您如今在山坡上永远睡过去了;永远听不到我的呼唤。

 

   当我在山村的菜地边走过,那些白菜在秋天里长得很绿,那些白萝卜已经长得很茂盛。母亲,我想起您以前在老家的山脚下种植很多蔬菜,有辣椒有茄子,还有很多南瓜。当山村的秋天渐渐来临,母亲,您会踩着晨露去采摘那些蔬菜,挑去集市上买。那些年去集市上都是步行,从老家的山村到集市上,少说也要半个小时。况且母亲还要挑着担子,也有几十斤。母亲去集市上卖菜的钱,积攒起来贴补家用,给几个孩子读书用。母亲,当我多年以后回到老家做事。我行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多年以前,那条路边没有多少新房子。如今路边都是三层楼房。母亲,当我慢慢的行走在山村小路上,我能感受到那些年您挑着担子去集市上的艰辛。母亲,秋天的阳光暖暖的,母亲,秋天的天空是那么的湛蓝。我多想再和您去山野里采摘那些野果,那些永远吃不够的山楂,野柿子,野猕猴桃,还有栗子。如今物是人非,外婆早已不在人间,母亲,我远望那座高山。秋天的阳光下,那些山上的大石头,却愈加清晰。高山上的草甸,在风中晃动一种相思。那些芦苇丛,那些芦苇花絮,在风中飘动,飘到很远的地方。

 

   当我在老家老屋后面的路上,目睹那些杉树落下的杉叶,橙黄色的,在路边静默着。母亲,那些年我都会捡回家生火。如今老家老房子的灶堂早已布满灰尘,那个煮过猪食的大铁锅已经锈迹斑斑,那个生火用的火柴盒里还有一些火柴。母亲,我想起您起早煮猪食的情景,我想起您在秋天的早上,在火堆里烤那些喷香的红薯。当我早上起来,我就会闻着那些红薯香味从梦中醒来。多年以后,母亲的身影似乎还在老屋里穿梭着。洗衣,做饭菜,打扫卫生,从田间劳作回来。那些记忆片断,总在梦里重复出现。

 

  当秋天的霜在清晨的阳光里慢慢化去,变成秋天清晨里的水珠。那是我眼角落下的泪珠,母亲,您的坟墓四周的大树,陪伴着您。那些树是您二十多年前您亲手栽种的。年复一年,叶落花开,叙说不变的想念。

 

   在秋天里,我想起母亲。秋天的收获时节,母亲在田间忙碌。在秋天的午后,母亲,您挑着肥料,去远处的田地种植蔬菜。母亲,您在秋天的夕阳晚霞中回到家里。您沐浴山村最美的晚霞,您带着我们的期盼,您从田野里挑回很多好吃的。您很少想过享福,在您感觉自己身体实在不能忍受那些阵痛时,您选择了走那条路。多年以后,只留下无尽的忧伤,在心头难以平息。秋天的夜晚,窗外的虫子在轻轻歌唱。月光还是那年的月光,山村还是那年的山村。母亲却不在人世,我的想念却日益疯长。在秋天的每个日子,期盼收获的日子里。母亲,您似乎从田野里回来;我在家门口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