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老房子  

2016-01-23 16:30:18|  分类: 2015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房子

 

  当你在大城市的街道上行走着,目睹众多高楼大厦,那些钢筋水泥构造的房子看起来很洋气的样子,可是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那些拥挤的房子,遮住了阳光。想想山村的房子,在山脚下很清静的,在风雨里伫立着,迎来送往着人世间的过客。

   在我老家的山村里,有很多老房子。我家的房子在山脚下,山后面有很多松树,夏夜的风吹过,那是很凉爽的。关于老家的老房子,还是有很多故事。故事里有喜悦与悲伤,更多的是这人世的变幻。

   老家的老房子,有一百二十多平方米,有一间很宽敞的堂屋。相对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房子了。在我的记忆里,我家的老房子有很多曲折的故事。是长辈和我们讲故事时,在他们的话语里,知道一些老房子的过往。我的祖上是从甘肃天水迁移过来江西的,那时是中华民国的事情了。在祖父的回忆录里记载着祖上的故事,那时祖上是做县令的,因为游玩到了江西一带,初次来到江西就喜欢上了江西。回到甘肃后就举家迁移到了江西安家,后来在江西吉安的一个小山村里繁衍生息。

老房子里的青砖在堂屋里叙说着岁月的沧桑,门前木雕在阳光雨露的映照下显得斑驳与凝重。父亲是抱养回他的外婆家做人的,那个年代如果没有生育孩子的话,就会抱过继子的。父亲在老家生活得很辛苦,那时祖父家里生活不是很好,父亲没有读到多少书。只读一个学期的初中就回到家里学裁缝,直到和母亲结婚,生养了五个孩子。起初父母是在另外一栋房子里住的,那栋大房子是三家人一起住的。后来远在新疆的祖父回到老家,看到父母带着几个孩子挤在那窄小的三间房子里,就把老房子的钥匙给父亲,让父亲住在老房子里。那老房子以前是做队里的仓库的,但是祖父的房子,祖父有权利给谁住的。当时村里的人还很不服气,说那是队里的仓库。父亲当时取出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房屋证,村里的人看到了房屋证上写的是祖父的名字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们有的上了年纪的人还质疑为何还保留着那年的房屋证,父亲说那时他跟随养父去了另外一个村里生活,那房屋证也随身带过去了,就逃过了被上缴烧毁的命运。当我降临在这个人世间的时候,父母和几个姐姐已经搬到了老房子里住。老房子共有六间房,一个大堂屋,一个厨房,比以前住的地方宽敞多了。

母亲是一个善良而且很任劳任怨的山村女性,她常年耕种在田野里,春播夏种秋收冬藏;家里的事情她都打理得很好,父亲那些年在村里做村会计,很多时间都在村里做那些账,那些年有很多账要做,要做农业税的账,还要做还粮谷的账,做些人口普查的材料。反正在我的记忆里,都是母亲一个人忙里忙外。在一九八九年,父母又在老房子旁边建了一栋新房子,新房子与老房子连在一起,在山脚下并排着。当我和母亲去远处田野里做农活回来时,走在山村田野的路上,远远望见我家的房子在山脚下默默耸立着。母亲就会和我说我家的房子是最大的,我说也是占据最高的位置。母亲就会很高兴的夸我懂事。

老家的老房子,在老家的山脚下沐浴一年四季的阳光与雨露。母亲那年在屋后的空地上挖了一口水井,就是压水机。因为在山脚下,那深井里的水喝着很清甜,夏天的时候,从地底下打上来的水很冰凉,邻居们都喜欢来我家打水喝。在冬天的时候,那井水冒着热气。因为有了水井,老房子就有了更多的欢笑。邻居们喜欢来我家打水喝,有时候也会拉拉家常。我们几个兄妹在老房子里度过了欢快的童年时光,青年时光,直到我们都走向社会,离开了老家的老房子。在异乡漂泊的日子里,我时常怀念老家的老房子,在梦里,老房子总是那么的亲切。有时还会梦见回到老家,回到老房子里,在厨房里做饭,那升腾的炊烟从灰瓦里飘向天空。轻轻的带去我的梦想,带去我多年的愿望。

我在广东打工也有十年,在那十年时光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和同乡;感受在外地生活的滋味。人都说还是老家好,老家才是自己的根,老家的更多的朋友帮忙。三年前,我回到了老家生活。在老家的一个乡村文广站工作,平时不是很忙,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回到老家的老房子里。

母亲几年前离世了,第二年老房子就留给了广西人住;他们在老家的山林里割松脂,那些松脂可以卖去做化工品。我有时回到老房子里,也会和他们聊天,和他们一起做饭吃;感受多年以前在老家老房子里生活的气息。在老家生活的日子里,我会去街市上买一些蔬菜苗种在老家菜园的菜地上,广西人也会种一些,我希望那些菜地不要荒芜,我想让那些记忆永远浮现在我的眼前。母亲一生辛苦,那些年种了很多蔬菜,有时会挑去集市上卖;存些钱给我们几个孩子读书。当我多年回到老家,看到菜园里的蔬菜依然在春天的泥土里发芽,在夏天的阳光下开花,在秋天的风雨里成熟,我都会特别想念母亲。想念母亲在老房子留下的音容笑貌,想念母亲那累弯的背,想念母亲对我所有的爱与期待。老房子依然在老家的山脚下默立着,而母亲远离了我们。在记忆里,母亲是那么的忍辱负重,母亲是那么的勤恳。

老家老房子的右边邻居的老屋因为多年没有人居住,邻居大伯也早已过世。那栋房子在风雨的侵蚀下,在一个风雨夜里倒塌了。那间堂屋的瓦片跌落在地面,那些房梁斜斜的躺在墙角。在春雨里,有一棵不知名的树在堂屋的地面生长着,多年以后已经长过了屋顶,伸向了天空。那些树叶在春天里绿了一树相思,在秋天里叶落一地的眷恋。每当我回到老家,看到那棵树,我就会想起多年的往事,大伯总会在门口等我放学回来和我说几句话。这些年老家的山村,很多人家时兴把房子的屋瓦换上新的琉璃瓦,那些瓦质量好,可以更好的防风雨。当年建的新房子与老房子的屋顶上都换上了新的红色的琉璃瓦。在老家的山坡上看到老房子,那些琉璃瓦在阳光的折射下,更显它的光亮。

当我在冬天的飘雨的夜晚,在木炭火盆旁,写下这些文字。我仿佛又看到母亲,还有祖母,在老家的老房子里,在冬天的静夜里,屋外飘着雪花;母亲和祖母在炭火盆旁补着衣服。老家的老房子,记载着几代人的故事。它默默的接纳我们,默默的护佑着我们。当我经历世事沧桑,当我目睹人世间众多跌宕起伏,我会更懂得珍惜世间的亲情与友情。而老房子,它换过了新的屋瓦,下雨时它不会再漏水了。我想多年以后,当我老了我再回到老家,在老房子里生活。在清晨打开屋门,远望山坡上的树林。它们年复一年的生长,苍翠着我对人世间的感恩。在夕阳西下的晚昏里,我从远处的田野里挑一担青草回来,喂养那头耕牛。那条黄狗在门前摇着尾巴,等待我回家;等待我燃起炊烟,在老房子里熬煮岁月的苦辣酸甜。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