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田间那口井  

2016-01-23 16:31:31|  分类: 2016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间那口井

 

   在微信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一张相片,在一个遥远的小山村里,有一条小溪,由六根杉木扎成的桥摆在小溪上作为行路的桥。小溪边有青草,溪水静流,可是却找不到溪水里的鱼。当我看着这张相片,心中感触良多。我想起老家山村的一草一木,想起那些年的故事。想起田间那口井,井水清澈,柳树在井边生长着。

   那些年在老家的时候,家里种了很多田地,有的是在离家五里路的地方。我们从早上吃饭后出发,一路步行,走过山路,淌过田间的小水沟,再翻过几座大山,才到了那些田地里。那些田是种糯谷的,也就是可以蒸米酒的那种稻谷。在端午节期间,把那些秧苗用板车拖到田地里,手工插秧。田里面的水很深,也比较冰凉。糯谷的禾苗长得很高,长的好的比人还高。因为路途遥远,我们就只能在田间吃饭,从家里做好的菜带回去,带锅和一些碗。当时间到了正午时分,父母叫我去煮饭,我在田间一棵大柳树下的井边挖坑埋锅做饭。在井里舀一些水洗米,洗锅,喝着那些井水,却也很甘甜。在那些小山坡上捡一些干柴生火,那些柴火烧起来有很多烟雾,在田间有很大的风,那些烟雾飘散在四周,熏散了那些树上的小鸟。我很认真的煮饭,虽然阳光也很热辣,闻到那饭香,看看在田间劳作的家人,感觉在田野里劳作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当田间的秧苗插完了,我们就在井边一起吃饭。虽然带来的菜已经不再那些温热了,但是刚刚煮的饭那是很热的,我们一起说笑着吃饭。我们的倒影在那口井里晃动着。吃过饭,就在井里舀水喝,舀水把那些碗筷和锅洗干净。整理好了那些农具,我们就回家了。也不忘舀些水在瓶子里,留作在走路时饮用。

   到了秋天收获稻谷的时候,我们也会在井边做饭。那时候已经是初秋时节,原野里的秋草已经黄了,只消一把火就会点燃。我们弓着背在田野里割稻谷,那些糯谷的稻杆很高,高过人头,我们用镰刀割着,留下很长的稻杆在田里。在稻田里移动起来也会碰到稻杆,眼望着那些稻谷,感受着收获的喜悦。我们有的割稻谷,有的打谷子,田野里的村民也一样的忙碌着。到了正午的时候,照例是我去井边做饭,秋天的那口井,有更清澈的井水,舀一碗水喝下去,有丝丝甜味在心间弥漫。我在秋天的田野里煮饭,那炊烟升腾在柳树梢上,阳光一样的暖和。在田间的井边吃饭后,我们一起休息一会儿,趁着阳光把那些稻杆晒在田中间,待晒干后再挑回家。

时隔多年了,我们老家的村民很少有人家再种那么多的稻田了。离家近的稻田也只是一年种一季稻谷。现在农村壮年劳动力少了,也就没有种那么多。如今的山村,小河里的水也已经干涸,很难再见到那些小鱼小虾了。但是在我的记忆里,田间的那口井,在我的记忆里,温暖着我的心灵。那些清甜的水,那些柳树,那些田野里的青草,都是那么的熟悉。多年以后,我多想再去田野里看看那口井,也许那里已经青草丛生,盖过了井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