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老房子  

2016-07-14 10:48:33|  分类: 2016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房子

 

我的故乡在一个小山村里,座座山峦连绵起伏,一座座连接着,穿过田野直到蜿蜒到山那边。我家的老房子座落在山脚下,岁岁年年,沐浴着春夏秋冬的阳光与雨露;年复一年叙说着它的故事。故事里有喜悦,有悲伤,还有浅浅的乡愁。

 

  说起我家的老房子,还得从祖辈们说起。我家的祖籍是在甘肃天水,那时候是中国民国的时候的事情了。祖上那时是做县令的,有一次他们游山玩水到了江西。看到了江西的山山水水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回到甘肃后,举家从那边迁移过来江西定居,在江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繁衍生息。如今老家的老房子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建造的,堂屋里的砖头是青色的,其他房间的是泥砖。堂屋还有一些木雕,那些木雕做得很精致,有着古色古香的意味。在我童年记忆里,那些木雕和青色砖头给予我更多快乐。夏天摸着那些青砖感觉到凉快,那时候喜欢抚摸那些木雕,感觉那些年木工的精湛技艺。

  

   父亲是抱养回他的外婆家做人的,在那些年代,很多人家如果没有生到孩子就会去一些亲戚或是朋友家里抱养一个来。父亲那时候生活很辛苦,在他十岁前就抱到他的外婆家做人。那时候的老房子里,祖母抚养着父亲长大。父亲那时读书很刻苦,可是家里的生活水平不好;在县城的中学读了一个学期的初小就回家了。回到家之后,他在村里一个老裁缝那里学做衣服。父亲很吃苦,学的技艺也学得很熟练。后来当父亲和母亲结婚后,父亲和母亲就和祖父祖母分家了,搬到另外一栋房子里住。那栋房子住着三户人家。我家住右边三间房子,虽然不大父母也住了几年。后来远在新疆的祖父回来了,他看到父母住的地方很小就提议搬到那间老房子里住吧,那时村里的人都有异议,说那房子是村里做仓库用的。可是祖父拿出房产证,那里写着祖父的名字。村里人也就没有办法了,那时的房产证是一张像现在的A3纸,有盖章的。当父母搬到老房子里住后,过了一年,我就出生了。

 

在那老房子里,我感受到更多的人生百态。老房子在山脚下,我有时在清晨起床后,就会去山上砍柴。砍完柴回来吃早饭,吃过饭后才去学校读书。老房子有九间房子,堂屋很宽敞。小时候,我一个人在老房子里,喜欢在门前的石凳子上看天边的风景。天边的云朵轻轻飘过,还有晚上的星星;那些景象都令我感觉到乡村生活的安静。老房子里,也留下了我们几个兄妹的欢笑与泪水。有时候我们会争吵,那时候两个姐姐喜欢吵架,父母就会责骂她们。到后来二姐去了中学读初中,大姐也跟父亲去学裁缝了。家里就显得有些冷清,不过我还是很想念那时候,父亲在冬天的晚上;在家里赶衣服。那时候年关很多人家要做新衣服,父亲的手艺好。很多人家都会请父亲去做衣服,白天做不完的衣服,晚上父亲会在灯下赶制。母亲会在晚上蒸一些鸡蛋给父亲吃,那些年冬天是下雪的很冷的,家里生了炭火。老房子里的房间就有一些黑糊糊的烟雾熏在墙壁上。多年以后,那些烟熏过的地方依然是那个样子。

 

那些年,父母种了很多亩田地。一年种两次稻谷,春天种一次,夏天收割后再种下一些稻谷。老房子的楼板上装了很多稻谷,那时候也有十来亩稻田。夏天双抢都要至少忙半个月,我们跟随父母起早贪黑的忙碌。我还很小的时候;在夏天的傍晚,我在家门前等候父母他们回家做饭,夏天的山村有很多蚊子,家养的小狗陪伴着我。那时候的老房子有很多邻居住着,右边隔壁住着一家大伯,左边一家住着一家,有五个孩子。那时候来往得也不是很密切,只是有时会串串门。父母在村里的人缘不好,困为父亲是抱养的,村里人多多少少有些歧视,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奈。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父母想建过新的房子。就挨着老房子建,但靠路边的一些地皮,村里有一个老阿婆却不同意我们建在那里;她说那些地皮是她家的。当时我们也就妥协了,如今想来也是有太多的原因。父母建好了房子后,我们就搬到了新房子里住,新房子里光线好,住起来亮堂;心里也更高兴。过了十多年后,我们几个孩子都去了外地读书;妹妹也去广东打工了,老房子里父母住着,也会带着外甥女住着。我在外面闯荡了多年,有时也会特别想念老家的老房子。那些老房子的记忆片断总在我的梦里映现,老房子里的炊烟从瓦片里升起来,老房子里的公鸡啼鸣在夏日的清晨把我从梦里唤醒。母亲的身影在老房子里的墙壁上在灯光下定格岁月的沧桑,母亲一生辛苦。她的一生奉献给了老家山村的稻田和土地,她的一生留下太多辛酸。还有老房子里太多的记忆。

在二零零八年的六月,母亲离世了。父亲搬到了县城住,老家的老房子就没有人居住。第二年,村里的山上松树需要割松油,老房子里就住了一些广西人。住了一些人,通风对房子好一些,不过他们不讲卫生,那些空酒瓶随意的乱堆放。几年间,老房子里的角落堆放着满满的酒瓶。当我多年回家后,清理那些酒瓶就忙了我两天。我心里真感觉他们太不注重卫生了。

如今的山村,有的人家因为没有地皮建房子了。就会把老房子拆了再在旧的地皮上建过新房子。有的人家会建三层,有的建四层或者是五层。如果有的人家有新的房子,那老房子也会重新把旧瓦换过新的琉璃瓦,那些琉璃瓦比较厚很结实,盖在上面更牢固更防水。对于老房子,是每户人家的根;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地方。具有很多厚重的历史,有更多的纪念意义在里面。保护老房子也是一种信仰。我家的老房子也一样,那些旧瓦经常会被老鼠爬过,有的地方会渗漏,那些水落在楼板上,楼板就会发霉。那年兄长回家了,在楼上看了一下,那些渗漏的地方那些土砖已经潮湿得很。于是提议重新换过琉璃瓦,换过瓦之后就不会漏水了。换过了琉璃瓦,看起来老房子更美了。

 

我想起母亲在世时,我和她从田野回来。母亲就会和我说我家的房子在山脚下是最大的房子,如今老房子的隔壁那栋房子已经在风雨里倒塌,那些屋瓦落在堂屋里,有泡桐树从房间里生长出来。左边邻居的老房子也拆了,青草生长在那些空地上,向上生长着一种思念。而我家的老房子,在换过琉璃瓦后,有新燕吸春泥在堂屋的屋梁上筑巢;那些蜜蜂在屋前飞舞着。家门前的柚子树了过新芽,那些柚子挂在树枝上,生长着一种对过往的追忆。母亲走了,老房子依然在山脚下默立。在清晨的鸟鸣声里醒来,我在夕阳的余辉里要,在老家的老房子的阳台上远望那座高山,那里的高山水声依然响彻山村。有如老房子,依然在山脚下迎来送往每一个日出与日落。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