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陪母亲读信  

2016-07-29 10:14:06|  分类: 2016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陪母亲读信

 

    前些日子在网上聊天时,在摄影群里看到一幅摄影作品;很唯美很有年代感。那是一个摄影师拍的,在一间老旧的房子里,那些土砖屋,那些木梁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富有质感。相片的主题是读信,有一个孩子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在给母亲读着信。母亲花白的头发在灯下映照岁月的绵长,孩子静静的念着信;母亲的笑容慈祥而又平静。摄影师把相片设计成了黑白色调,看着是如此让人感动。我把那相幅片收藏起来,我看着相片,就想起那些年的往事;想起那些年陪母亲读信的时光。

 

    我母亲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她从小没有读过多少书;和外婆在家务农。母亲做农活很吃得苦,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起早贪黑的去田间劳作。在稻田里拔草,在菜园里施肥,她一生辛苦而又任劳任怨。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相隔两地的亲人朋友之间的联系主要还是依靠书信。那时交通不发达,一封信至少需要一个礼拜才能到达。祖父远在新疆生活,他会和我们写信联系,在信中叙说他在新疆的生活和一些亲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也会在信中询问我们的生活情况。那时只要祖父来了信,我都会在第一时间和母亲读信。那时老家的山村还是用煤油灯,劳作了一天的母亲,在我做完当天的家庭作业后;会嘱咐我把祖父的来信念给她听听。我都会很开心的把信纸从牛皮信封里取出来,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在昏黄的灯下慢慢的一字一句的给母亲读着。有时母亲听得不太懂的地方,我会再讲解一遍。母亲会附和几句,说远在他乡的亲人很关心我们的。那个年代,祖父每年都会固定一个月和我们写一封信。当我们收到祖父从新疆发回来的信后,全家围在一起阅读后,我会再给母亲念诵。母亲会叫我给祖父回信,也会代母亲写一些话语。那些时光,就在读祖父的信,回复祖父的信件,等候祖父回复信件的时光里悄然远去。老家的老房子里,抽屉里还有一些祖父当年的信件。祖父读过一些书,他写的字很清秀,一个一个字大小很均匀;就像从一个模具里做出来的一样。读着祖父的信件,看着那些熟悉的字迹就像看到祖父本人。母亲时常和我们说要好好读书,不要辜负祖父对我们的殷切期望。那些年的时光,在陪母亲读信的晚上,记录那些年的温情记忆。

 祖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回来过老家一次,从新疆回来江西那是很遥远的路途;在那些年月坐火车都不是很方便;能够想像祖父回来一次是要经历多少磨难。如今祖父已经不再人世间了,他的书信却还在,他的精神还在。他的教育我们的信仰还在。我出生得晚,今生今世里,我从未看过祖父。因为祖父最后一次回老家后,后来回去新疆后因为身体的原因不便坐长途车回家。直到他离世我都未见过他一面。但是那些时光陪母亲读信的时光,却永远烙在我的脑海里;那些年的晚上,我在灯下静静的念着祖父的来信,母亲默默的听着;我能感受到母亲在听过信之后心中的安慰。祖父对我们很关照,那些年时常从新疆汇款给我们。祖父那些年在新疆兵团工作,他的退休工资不多,却总会节省他的开支给我们寄一些钱来。看到祖父的信件,心里也就特别有亲情的感觉。而我陪母亲读着信,感受着远在他乡祖父的关心;母亲的心里也会多多少少有些慰藉。

多年以后,大姐没有去读书了,她和表姐她们去了广东打工。那些年也是用书信联系,大姐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也会在纸上写下歪歪扭扭的字,写下她在打工生涯里对故乡对家人的牵挂。那时收到大姐从广东写回来的信,我都会和母亲读一遍。大姐写的信字数不多,我读起来也很快。母亲就会问我,她在厂里生活得好吗?是不是要经常加班。我说她在信中说了一个礼拜才休息一天,母亲就会很疼惜的说那也很辛苦的。那时大姐只要给家里汇款了,都会在信中写明。有一次大姐在信中说她领了工资给家里寄了三百元钱,我在读信的时候特意和母亲说了这件事情;而且还很自信的和母亲说汇款应该过几天就可以收到了。可是等了好多天还是没有等到大姐的汇款单,父亲去邮局问了;邮局的负责人说没有收到汇款单呢?后来过了几天大姐又来信了,她说她上次因为在去汇款的路上临时有事情,没有汇款;这一次一起汇款回家。我给母亲读着信,母亲才松了一口气。在那些年代,大姐打工挣的钱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虽然不多却也能给家里的生活有些帮助。大姐的信一个月也会写一次,我给母亲读信时,母亲很挂念大姐。在回信的时候,母亲总要我写一些话语,说要叮嘱大姐多注意休息多吃些好的。大姐在广东的打工生活里,也是两年回家一次。那些信件记录着她的他乡生活,而我在那些年的日光灯下给母亲读信,也是一种很美好的回忆。

如今年代,相对于纸质书信;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物件了。如今通讯发达,电话联系,手机联系,网络即时视频聊天,都很快捷方便。很少有人再写纸质书信了,在邮寄的路上又慢,也很少有人再静下心来看纸质书信了。那些年陪母亲读信的时光却显得如此温馨,如今亲人在一起都是在看手机,很少再聊天说说心里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和你在一起,你和我却都在自顾自的看手机。对于亲人之间陪伴也是最好的孝敬方式,那些年我陪母亲读信的时光,就像老家老房子里的烟熏过墙壁,经年不化;沉淀着一种经年不变的想念。如今老家抽屉里的书信,早已被虫子爬过,却也能模糊辨别那些字迹那些年记录的点滴。而我的母亲离世多年了,每当我路过故乡的田野;回想起母亲辛苦劳累的一生,再看看那些挂在老家墙壁上的煤油灯,却也能感受到当年的心境。多年以后,我们平时联系也不会再写信了,一个电话就很快捷的联系好了。而我却如此怀念那些年陪母亲读信的时光,母亲的笑容母亲的声音,母亲的两鬓斑白的头发,在灯下折射慈母宽广的爱。那泛黄的书信,如今在阳光下翻晒着,风吹过,吹过经年不变的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