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故乡的山峦  

2016-07-07 11:20:21|  分类: 2016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山峦

 

 

 我在广东生活过十多年,在那边生活,经常会去海边玩耍。在海边捡拾那些贝壳,还有一些小海鲜。虽然海边的生活有些乐趣,但我还是喜欢故乡的山峦,那些山峦里的记忆有时想起来也是那么的快乐。

 

 

老家的坐落在一个小山村里,四周环绕着很多山峰,连绵起伏的山峦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一座一座的山峰,连向远方。我家老房子就在山脚下,那时候的山坡上有很多油茶树,每年都会结很多油茶果,挂在树上,由绿的长成红的。在冬天的时候采摘回来,晒干可以榨油食用。相对于海里的水产品,虽然山峦里的产品不多,可以生活在山村的人,却对山峦有更多的情感。

 

 

老家的山峦深处有我太多的想念,那里有我甜蜜的童年时光,有我的青年时光,还有我一生最质朴的回忆。虽然已经多年不再亲近老家的山峦了。可是那些记忆却永远驻留在心里,时时想起,也有更多的感触。因为那些山峦给予我一生厚重的感受,那些山峦上的树,那些山风,那些山峦里的野果,还有野蘑菇,都是那么的令人沉醉。

 

 

在春天的老家山村,那些山峦里的树木在春雨里拔节生长,墨绿色的树叶在风中摇晃。杜鹃鸟在树梢上鸣叫,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林中欢快的叫着。它们在歌颂春天歌颂万物生长。我喜欢在山峦里的树下呼吸那种清新的空气,还有从地底里冒出来的水蒸汽,它们是那么的富有自然的气息。春雨过后的山峦,那些竹林里会长出很多新鲜的竹笋。几乎是一夜之间,从竹林的地底下冒出来,尖尖的,那些竹笋是那么的鲜嫩,竹叶上还有露珠。我会提着篮子,在竹林里拔笋。两眼放光的寻找,一根两根三根,好多好多,顾不得那么多的刺,也不顾刮破衣服。把笋放在篮子里,满了的时候再放到大袋子里。在竹林里匍匐着爬行,那么多的笋,拔得都不想回家了。当我把满满的一袋子竹笋提出山峦,走在山野的小路上,山风吹拂,汗水浸湿了衣背。我远远的望着山脚下的山村,我家的老房子在山脚下耸立着。母亲在灶房里开始做饭了,那些从屋瓦里升腾起的炊烟,缓缓的飘往天空。当我把竹笋背回家,母亲会夸奖我几句。在春天的山峦里,还有很多很多竹笋没有拔完,它们会生长成挺拔的竹子,年复一年就会长成大片的竹林。在故乡的山峦深处自成风景。春天的山峦里,也有很多山花烂漫。有白色的花朵,有满山的杜鹃花开,在山坡上一簇簇的,红得如火。远远望去,那是多么的美丽。不过,也有淡雅的野百合花,在山坡上迎风摇曳。

 

 

夏日里的老家山村,那些山峦里的松树生长得很高大;还有松果挂在树枝上。那时候读小学的时候,有一个学期,学校让我去摘那些松果。我们爬上那些松树上,用竹竿打下那些松果来。那些松果有太多的松脂,摸在手上很油腻的,很难洗掉。当我们在摘松果的时候,还可以在树下摘到那些松树菇,很大一个,看起来好可爱的样子。我们也会把松树菇放在袋子里,背回家晒干。那时候老家的山村,很多人家都会采摘很多蘑菇,晒在空地上,远远望去是那么的好看。不过,夏日里的山峦,还有很多野兔在山坡上飞快的跳跃着。它们在山林里觅食,它们的眼睛是那么的机灵。让你看到了就有一种很怜惜的感觉,我在老家的山坡上经常会看到野兔,我不想惊扰它们;静静的看着它们在林间穿梭。不过,我们还是喜欢在夏日的山峦里休憩,那里的山风是很凉爽的,那里的松树下是有很多蚂蚁爬过。还有松树油掉下来,把蚂蚁粘住了总也爬不出来。

 

 

 

在秋天里的山村,老家山峦里就有更多的记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有很多野果生长在山野里。我和村里的伙伴一起去山上砍柴的时候,爬到那些山坡上,找到那些比较粗的树枝砍下来。山村人家在那些年月都是烧柴的,秋天的山峦上有很多干柴可以砍。我们在山峦里砍柴的时候,也不忘随手摘那些野果吃。有红红的野枣,还有山楂,还有一些甜甜的果子。在山坡上采摘的果子,吃起来味道更醇厚更好吃。我们在秋天的山峦上登高望远,那些山风徐徐吹过,把那些野果子采摘下来放在衣服的口袋里,挑着柴行走在山里的路上,我们一路唱着山歌,一路欢笑的走着。担子上柴一晃一晃的,偶而有山坡上的鸟儿飞过,在原野的稻田里停落。有时我们会把担子放在路边,去田野里寻找那些鸟儿。不过鸟儿是很敏捷的,不一会儿就会飞走。踩在那些稻田里,有时会看到圆圆的白花花的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哪家的鸭子生的蛋生在田野里了。我就会小心翼翼的用芋头叶把它包起来,放在口袋里。当我挑着柴回家,母亲会问我鸭蛋是哪里捡的,我说是从田野里捡的。母亲就会说是哪家的呢,不过还是会过几天就会炒菜吃掉。秋天的山峦里,有很多松针从松树上落下来,盖满一地的相思。秋天的山峦,也有很多松果落在地面,有很多人去捡拾。秋天的山峦,有白云轻轻飘荡;飘过一片又一片田野,化为山峦深处的一阵雨。不过在秋天里的山峦,还有红枫树叶在绿树间火红着,燃烧着属于它的生命的热情。我喜欢远远的看着那些绿树间的红叶,那一种相思是很自然的美丽。一种经过岁月历练的美丽,从春天的绿叶生长,到夏日的蓬勃,到秋天叶落的静美。那些红枫树叶在山间默默美丽,在秋霜里更显得火红。因为它沉静的美,不善张扬的美。美在心底,美在一种深山里的寂寞。

 

 

冬日里的山峦,很安静的样子。从春天的花开满山坡,到夏日的绿树郁郁葱葱,再到秋日里的红枫叶落;只剩下冬天的寂寥的美丽。在山村的山峦里,冬天空闲的日子里,有很多人家去山峦里砍很粗大的柴,挖一些大坑,把那些湿柴直接放进去,把火点着了封住窑口子。待过几天,那些窖里的木炭就可以挖出来了。冬天的山村,有了木炭烤火就会很暖和的。我在小的时候也经常去砍柴,跟着大人去烧炭。我时隔多年,依然记得。有一年冬天的下午,母亲去远处山峦里把那些木炭挑回家。我在家里一个人想起母亲在山峦里一个人挖出那些木炭,心里很想帮母亲挑一些回来。想着冬天的山峦是很清静的,晚上好晚了母亲还没有回来。冬天的晚上暗得早,我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在老家山村的路上行走着。路过一些小村庄,有很多小狗吼叫;走过一些田野才到了山脚下,我在田野里呼唤母亲。母亲从山脚下挑着一担木炭回来了。那时候的山野,有很多密林,我不敢爬山。就在田野里等候母亲回来。当我看着母亲摸黑挑着担子出来的时候,我很想流泪。母亲太辛苦了,一个人在山野里挑木炭。如今已经过去了多年了,我每每想起就会热泪盈眶。老家老屋里的装木炭的筐子还在楼上,那个烧炭的铁盆还在,只是已经生锈了。母亲也走了很多年,我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也看不到她的笑容。

 

故乡的山峦,总在我的梦里浮现。如今我回到老家,那些山峦还是那些山峦,只不过山峦深处长满树丛,没有路了。儿时走过的山路也被树枝长得满满的。那些山坡上的竹林年复一年的生长竹笋,密密的竹林,在风雨里兀自生长。我多年以后再在那些山坡上拔笋,一个人默默的拔笋。当我背回老家的老房子里,母亲的身影不再,母亲的笑语不再。我一个人默默的把笋剥掉,在老家的灶房里煮沸水,把那些笋放进去煮沸,然后翻晒在阳光上。当我在夏日的山峦,我也会寻找到一些野蘑菇,可却再也品尝不出儿时的味道了。母亲已经走了,那些记忆最终在味蕾上消失。在秋天的山峦里,我也会去采摘那些野果,甜甜的,却咀嚼不出那种味道。在我的心里,我的母亲走了,这个世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我的思念在故乡的山峦深处回荡。我的思念在故乡的山坡上久久不能消散。我的故乡我的故乡的山峦,我的那些年的伙伴,早已不再联系。而当我多年以后回到老家的山村,如此寂寥如此清静如此冷清。我不敢想像儿时的村庄,那些山峦依旧那些山峦里的故事早已远去。如今老家的山峦,那些松树长得很高大,有些广西人在村里的老房子里住着;他们从农历的二月从广西回来,在山峦里的松树林里劳碌着,挂塑料袋,刮皮,挑油,辛苦的忙碌着,夏至农历十月把松油卖走。他们的辛苦换来他们生活上的补助。他们的身影在山峦深处隐去,记录一个时代的缩影。

 

 

故乡的山峦,如今很少再去看过了。只不过有些山上多了一些坟墓,在老家的山峦,静默成一帧影像。每每回到老家,那些山峦在我眼前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多想再去爬爬那些山峦,砍一回柴,烧一回木炭,采摘那些鲜嫩的蘑菇,拔些竹笋,采摘那些野果子;慰藉我多年不再回到故乡山峦的心灵。故乡的山峦,在我的梦里永远回荡一种思念。那些山峦,从村口蔓延到田野,再到山的那一边。山的那一边,有更多的山村。而我只想回到老家,回到那些山峦深处;静静的守望那些远去的美丽。那些美丽,在我的心里会延伸更多的想念。这一生一世里的旅途里,故乡的山峦,始终是最美丽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