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灶房里的母亲  

2017-01-13 11:59:46|  分类: 2016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灶房里的母亲

 

 

    离开老家已经很多年了,老家的老房子里也多年没有人居住。老屋前的青石板路上,依稀还有童年的足迹;还有稀疏的青草从缝隙间生长出来,年复一年,绿了春天的景色,黄了秋天的寂静。老屋里的灶房,那四周的墙壁被烟熏得乌黑发亮;还有母亲摘菜的篮子挂在窗户前,在风中静默成一种永恒的思念。

 

当我回到老家的老房子里,目睹灶房里生锈的铁锅,布满灰尘的板凳;那旧时用过的火柴盒,还静静的呆在灶房的角落。用鼻子嗅着灶房里熟悉的柴火烟味,感受着经年不变的爱与想念。母亲的身影浮现眼前,灶房里的母亲,她忙碌着一家人的饭菜,忙碌着母亲一生的操劳与深沉的爱。

 

母亲是一个很吃得苦的女性,她的一生承载了太多的苦累,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操劳过度。她在灶房里的身影,时常在我的梦里再现。她的劳苦精神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激励着我奋发向上;让我懂得生活的不容易懂得感恩。

 

在春天万物复苏的日子里,母亲在清晨很早的时候就起床了。那时家里每年还养了两头猪,母亲早早起来煮好猪食,煮好饭后还要炒菜。在春天的山村清晨里,家养的小狗当母亲起床后便从窝里醒来,盘腿躺在灶房里,躺在母亲的脚下,灶房里的柴火温热着小狗的身体,也映红了母亲的面庞。当母亲在灶房里张罗好后,就去田野里给那些蔬菜浇水,顺道看一下稻田里的水是否满了;因为春天来了要准备春耕了。                                                                                       

 

 

夏日炎热的山村,母亲多半是凌晨三点多就起床了。那时的夏天,山村每家每户都是种两季水稻的。在仲夏时节,需要把早稻收割回来,再把稻秧插到稻田里去。一年中夏季的双抢时节是最忙碌的,母亲在凌晨的灶房里忙碌着,煮猪食煮饭菜,还要把那些从田野里收回来的稻穗重新整理一遍;整理出来的稻谷放在晒谷场上翻晒。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我在夏天的凌晨看到母亲在灶房里忙碌,我就会和母亲一起围坐在灶房,母亲在火堆旁洗衣服,我会帮着烧火。当鸡窝里的公鸡啼鸣时,清晨的山村,太阳从山那边冉冉升起;阳光穿过云层照射着静谧的山村。照在山顶的树梢上,照在炊烟袅袅的老屋的瓦片上,照在小巷子里;照在每个起早做农活的村民的脸庞上。

 

秋天凉爽的山村里,母亲在从田野里把那些金黄的南瓜挑回家之后,把那些红薯挖出来挑回家之后。在灶房里把红薯堆放在茅草坑里,老家山村很多人家还在烧柴火,灶房里有专门堆放干柴的。把那些红薯放在茅草坑里,温度高可以预防红薯变坏。秋天的正午,母亲从田野里劳作回来之后,在灶房里张罗着一家的饭菜,我在茅草坑里摸出几只大红薯,等母亲做好饭菜后;把红薯放在做完饭菜的火炉里的火堆里。到吃过饭后,那些红薯便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我用铁钳把红薯从火堆里夹出来,待红薯冷却后,便可以品尝烤红薯特有的美味了。那些香味在灶房里弥漫开来,家养的小狗和小猫循着香味围着我转悠。它们仰着头爬在我的大腿上;张开着嘴巴等待我给它们喂食。 那些年的山村冬天里,还是很冷的,那些年的冬天经常下雪。至少也会下两场大雪,大雪下得很厚。记得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年冬天下了好几场雪;去学校上课的时候,打开大门看到屋前厚厚的雪,已经没过我的膝盖。母亲用铲子把那些积雪铲出来铲出一条路来,我踏着湿滑的小路慢慢的移动着去学校。因为冬天气候冷,不好外出。母亲便会在灶房里做那些豆芽菜,把秋天收获后的红豆,绿豆,黄豆晒干存放起来,到第二年再取出来做豆芽菜。母亲在灶房里准备了一些木桶,把那些豆子浸泡后,再放在木桶里;每天晚上要换温水,把那些豆子从木桶里倒出来,倒在大盆里,在温水里清洗让每一颗豆子都浸泡后再装回木桶里;上面再放些稻草盖住。在冬天的灶房里,母亲把装满豆子的木桶放在灶房里,炉火的光芒映照在木桶上,温暖着整个冬天。当母亲在灶房里把那些豆芽菜清洗过后,炒成一盘盘可口的菜肴时,我们几个孩子共同品尝母亲的劳动成果;也感受着母亲的爱。                                                                                      

 

 

老家的灶房里,是母亲一生最能倾注爱的地方。一年四季,一日三餐,母亲在清晨的灶房里忙碌着,直到朝阳升起。母亲在正午的灶房里忙碌着,吃过饭后,在夏日的中午去田野里给农田灌溉水。母亲在冬日的黄昏,踏着夕阳余辉从田野里挑着担子回家;在灶房里准备晚餐。她的一生给予我们厚重的爱,她的一生留下给我们辛苦劳作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与纪念。

 

 

如今老家的老房子里,没有人居住了。从母亲离世后,前几年住过一些在老家山村割松脂的广西人。有时我也会回到老家的老房子里,在灶房里和他们一起做饭菜,那些炊烟升起,在山村的老屋上空飘荡,晕开了那些年的记忆。那些年的冬天,屋外刮着风飘着雪,实在不能外出做事情了。母亲便在灶房里做草鞋或是纳鞋底,我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在灶房里燃起炭火,灶房的铁钩上挂着被烟火熏烤过的腊肉腊鱼;那些肉上面的油从上面滴在火炉里,在火堆里生起一股青烟。当窗外的阳光从雪后初晴的天空照耀下来,母亲在灶房里忙碌开来。做午饭,给耕牛煮些用夏天晒干的花生藤做成的食物。我从屋后的水井里提着一桶冒着热汽的清水,倒在水缸里。在公鸡啼叫过后,它走出屋子里,在雪花里撒野。我们在雪花与阳光映照下的老屋门前吃饭。

 

有时我在老家的灶房里,也会燃起一堆火苗。在春天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在山村的田埂上采摘那些新鲜的艾叶,在屋后的水井边打水清洗;在灶房里生火把艾叶煮沸,带回来做艾叶米果。在秋天的中午,我在老家的灶房里生火做饭,多年以后,灶房显得如此冷清。母亲在灶房的身影铭刻一种难以忘却的怀念。那些灶台那些旧木桶,静静的在灶房诉说一种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