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蚕豆花开  

2017-03-31 11:16:15|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蚕豆花开


 在大街上,有一些茶馆。那些茶馆里经常有人在喝茶,吃着点心。那些点心里有蚕豆,就是从菜地里采摘回来的蚕豆,长熟了的蚕豆炒熟再拌些盐和糖增加一些口味。我有时也会去喝茶,在品尝那些蚕豆的空隙,却也能咀嚼出那些如烟往事。

蚕豆,在山村是很普通的豆类。它不比黄豆种植得多,黄豆那是每家每户种在田埂上。也不比红豆,绿豆,种在夏天的土地上,在秋天收获更多的喜悦。蚕豆是在冬天时节种植的,村民把晚稻收割完后,就在那些土地上种上蚕豆。松过土,把蚕豆籽点在土壤里;待秋雨飘过,那些蚕豆苗便从泥土里伸出脑袋。蚕豆不要太多肥料,到了第二年春天就会开花,那些花瓣是淡紫色夹带着白色,在田野里怒放着。初夏时节,蚕豆的便结满了蚕豆籽;日渐长得饱满。待到蚕豆叶黄了,便可以采摘回来晒干。或是炒着吃,或是煮着吃;都能咀嚼出那份味道。在小时候的山村,蚕豆在田野的菜地,在山坡上,在村民的菜园里生长着,我们几个孩童喜欢在蚕豆苗里面捉迷藏,因为那些蚕豆苗长得很快很高,有的高的有一米多高了。当我们从蚕豆苗里出来,身上也沾了好多花瓣。引得那些蜜蜂跟随着我们,有的同伴就会大声尖叫。

故乡的山村有很多勤劳的村民,隔壁邻居有一个老阿婆,她生养了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嫁到了隔壁的县城去了,一个女儿嫁在老家隔壁的村里。她当时也有六十多岁,但是她却闲不住,经常去做农活。像种田种菜,农忙完了去田野捡拾那些遗落的稻穗。在我童年时期,我也会经常在田野里做农活,放牛,有时总会看到她的身影。她弓着背在整理那些稻穗,她在夏天中午的烈日下翻晒着那些稻谷;她的汗水湿透了衣背。

那个老阿婆也种了很多蚕豆,每到秋末冬初时节,她会从挂在墙壁上的袋子里取出蚕豆籽,在那些经过翻土之后的土壤里种下蚕豆籽,种下新的希望。她会隔段时间来照看她的蚕豆,有时会浇些粪肥;有时候也会挂些稻草人在那里。那些稻草人在风中摇摆,就像在呼唤美好的春光早些来,到时蚕豆就快要收获了。老阿婆种了很多蚕豆,她有种在田野里,也有种在她的房子旁边的菜园里。菜园里的蚕豆长得很好,每年都会长得很高很密;到了第二年初夏时节,就会收获很多蚕豆。老阿婆喜欢把那些蚕豆晒在房子后边的山坡上,晒干了就会分些给村里人家。虽然村民家也种了一些蚕豆,可是她喜欢分享给别人,喜欢把劳动成果给大家共同品尝。特别是一些孩子,喜欢吃她送来的蚕豆。那时候我们喜欢把蚕豆放在瓦片上炒着吃,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觉我们很幼稚很贪吃。用两块砖头架起来,把薄薄的瓦片放在砖头上,下面生起火,也是捡一些松针或是干树枝来烧。蚕豆在瓦片上加热,发生噼啪声响。我们几个同伴口水直流,还没有等到蚕豆熟透就抢着吃完了;也顾不得舌头被热气烫了的疼痛。在我们品尝蚕豆的时候也会想起老阿婆,有时我们也会去她家帮她打扫卫生,帮她把那些晒在外面的柴火搬回屋子里。她总会很开心的谢过我们。

老阿婆的老伴早些年就过世了,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当时我目睹她那天伤心欲绝的样子;那天她的老伴下葬,她哭得撕心裂肺拍打着棺木。而那年她的菜园里,那些蚕豆花开得很多很久。她的老伴过世后,她的精神上受到刺激;她有时会没有原由的自说自话,而且还会大声骂人;也不知道她在骂谁。我们几个同伴感觉好怕,但还会在路过她家门口时,在看看那些熟悉的房屋。那年她的儿子从外地带回一个女人,那女人住了没有几天,就被她时不时精神错乱骂人吓跑了。她的两个女儿也很少回老家看望她。虽然她精神上不是很正常,但是她依然会去做农活,去捡拾那些稻穗,会去河里捞虾;还会种很多蚕豆。那年她又种了很多蚕豆,当蚕豆收获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把那些蚕豆晒在空地上。当那些蚕豆晒干后,她还是像往年一样把那些蚕豆送给村民家。可是村民家已经很怕她骂人了,都把大门紧紧的关上,而当她来到我家,我还是接过她手里捧着的蚕豆,每一个都很饱满都很光亮。我谢过了她,还把家里一些好吃的东西分给她吃。我目送她回去的背影,我能感受到她的苦痛。我之后却悄悄的跟随着她,我看到她从里屋里把那些人家没有接受她馈赠的蚕豆倒在门前的垃圾池里。我看到她的眼里泛着晶莹的泪珠,从她的浑浊的眼里,从她经历过太多悲伤的心灵深处。多年以后,她的身影还在我的梦里出现。

故乡的蚕豆花,在春天的原野里怒放。那个老阿婆,她的两个儿子都没有成家。如今也有60多岁了,有时回到老家的山村,也会经过老阿婆的老屋前,那老屋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倒塌,有很多泡桐树从堂屋的空地上生长出来,伸出倒塌后的屋顶,沐浴阳光雨露。她的两个儿子在以前老阿婆种过的蚕豆菜地上建了房子,有时也会看到他们;也会淡淡的和他们说几句话。故乡的蚕豆花,它依然会年复一年的在田野绽放,在初春的山村燃放生命的热情与乍暖还寒的那一抹暖意。多年以前的老阿婆种的蚕豆,填补了我们几个同伴童年的胃,也带给我们太多甜蜜的记忆。如今山村的蚕豆花,一如既往的自顾自的生长,花谢花开间,叙说着那些山村质朴的往事。而我目睹自己随意种在田埂上的蚕豆,那些花瓣在风中抖落水珠;掉落在土壤里;幻化成对老阿婆无尽的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