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我的打工路  

2017-03-31 11:19:00|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打工路

 

  时值春运,在老家山村的大路上,总能看到从外地回家过年的人。他们背着大包小包,行走在路上,他们的孩子在家门口等候多时了。能够想像家人团聚的情景,也能感知到打工生活的无奈。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的大江南北;吹醒了山村里的村民。他们纷纷挤上了去广东的汽车,走上了打工的路。那个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广东的工厂不是很多,但也有很多人因为进不到厂而流浪街头。但也有在广东打工挣了很多钱,自己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很多。

当我从南昌读完中专后,因为没有分配工作,也踏上了打工的路。那时打工已经不是很吃香了,2000年过完春节,经过众多的考虑;我还是只能选择外出打工这一条路。和村里的儿时同伴商量好,一起去了浙江温州。初次出门,那天细雨纷纷,母亲从菜园里摘了一些新鲜的蔬菜,炒了几盘好菜;和母亲道别后,我走在山村的小路上。家里养的耕牛在屋后的山坡上吃草,它仰起头目送我离开山村,它嘴巴里还咀嚼着那些从泥土里新长的青草,它鸣叫着,感觉它也舍不得我离开。父亲一路送我到了同伴家里,叮嘱了同伴几句,我们就走路去沙市了。当我走到快要离开村门口时,回头看时,父亲还在路边目送我。那一次的坐车真的是一生难忘,下着雨,第一天下午走路到的沙市一个亲戚家食宿。第二天凌晨三点多就起床了,早早的吃过早饭,就和同伴们走路去火车路那边坐从文竹开过来去分宜的火车。那时的火车还是烧煤的,风吹过,好多灰尘的。那时因为下了多天的雨,小路上不是很好走,而且还要走过田野,那些油菜地里的油菜花已经开了。当我们老远就看到了火车冒着浓浓的烟雾开过来了,我们看到火车后脚步走得更快了。火车路上有好多外出打工的人等候着,当火车停在铁轨上,有一群人挤上了火车。可是火车依靠站台是有固定时间的,我们背着重重的行李实在走不了太快,我们在油菜地里的小路上眼睁睁的看着火车启动开走了。我们几个同伴心里好失落的,但也只能在沙市坐汽车直接去分宜。那时的春运期间,一般汽车都有很多在路边等人,我们走路到了大路边,看到了去分宜的汽车就赶忙挤上去。坐在汽车上,一路上满是来来往往的汽车和大货车。因为前一天晚上睡眠不好,我在汽车坐位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已经到了分宜火车站,那里也是人山人海,有四面八方来的人坐火车。我们到了买火车票的地方买了去浙江金华的火车票,在候车室里等到下午才坐上去金华的火车。在火车上沿途看外面的风景,有村庄有山林;还有众多小河。第二天清晨才到的金华火车站,那是一个浙江一个大的火车站,有很多人等候着坐火车去中国其他地方打工。我们这一次是去浙江温州,到了金华还要转坐火车去温州。当我们在金华火车站买好了去温州的火车票,我们满怀期待的在车站里等着,可是那时的春运很多人外出还是坐火车的,金华火车站那是人山人海,像蚂蚁一样太多了。我们在那里翘首以盼,可是火车站里的工作人员说火车晚点,要到下午了。我们在车站里等到下午,还是没有等到火车过来。直到快晚上7点,火车才姗姗来迟,众多人手里提着行李,飞快的走到站台,对着自己的火车票上标示的车厢号坐位号上到了火车车厢里。在经过几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了温州火车站。然后再转坐公交车到了同乡的租房里,经过近两天两夜的辛苦奔波,我们到了同乡那里,随意的吃了一些饭菜,洗了一会脚就上床睡觉了。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春天里的浙江温州,满大街上都行走着找工作的人。我也跟着同乡去找事情做。找了几天才找到一家眼镜厂做普工,初次离家,那些生活环境真的不是很适应,而且饭堂里的饭菜那是让你食不下咽的,饭还马马虎虎,但是那菜,都是用水煮一下的白菜,加一点从菜市场买回来的猪肉榨过油之后的肉干翻炒过后就给工人吃的。但我也得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没有办法谁让我中专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呢?我在那里呆了三个月,之后又去找过了一个工厂。温州的眼镜厂很多,在我进了第二个厂,那是在厂里做车间统计,因为车间里有的人是做计件的,我需要每天记录他们生产的产品数量以及发材料等其他事情。工厂打工的生活是很枯燥的,有时候休息时我也会和同伴们一起去外面逛街。那时沿海城市还是要办暂住证的,如果你在外面被那些城管抓到了,如果你没有随身带着暂住证,那是要抓去的,有的是派到其他地方做工。有一次,我们在大街上逛着,突然前方有好多人跑着,一问才知道是抓暂住证的。我们也赶忙跑回工厂里了,有了那一次遭遇,我们就不敢随意的去外面玩了。有时晚上出去也会碰到抓暂住证的城管,但都是很快的跑掉了。在温州打工,有时也会碰到老家的同乡,听到他们的口音也就会和他们聊聊。在温州,我打工进了三家厂,那时工资低得让你难以相信,普工一个月才三百元;那时的工厂什么都没有,社保啥的都没有。工厂的住宿条件也是让你感觉得到无比恐怖,一个大房间里,分布着两边,一边都是八个大铁床,一个大铁床分上下铺。一个大房间住满了满满十六个人,那个拥挤那个热闹让你是真正见过大世面了。有时晚上那些工友还没有闹腾玩,一大群人挤在一起打牌说笑,让你难以入眠。他们要闹到至少十二点才休息,也不知道他们那么多的精力,白天在车间里做事已经够累得了。不过,在温州打工那些工厂资本家很刻薄,要扣压你的身份证,而且有时会无端的克扣你的工资。我在那里打工,心里总感觉到一种很无奈的心情。我也只是想在温州呆一年就去其他地方打工吧,那年年底,我的大姐也出来了打工。因为在她的打工生涯里,她第一年也是去的温州打工,多年后她再去到了温州。后来通过一些老乡的转达中,大姐找到了我厂里,而且两个人打工的厂相距也不远。有时没有上班的时候也会一起去外面逛街买东西。到了年底,我们要准备回家了。我提前从那个工厂里辞职了,结算了工资。提前去温州火车站里买火车票,那时买火车票那经历是永远铭记的。那艰辛是无法找到贴切的文字去描述。凌晨五点起床,步行到厂区附近的公交站台等公交车,快六点的时候坐上了去温州火车站的公交车。到了温州火车站,才七点钟天还没有亮,我却看到了很多人在那里排队,黑压压的一片。温州火车站是比较大的车站,车站广场全是人在排队买票。从火车站售票窗口到广场站台,排满了人。现在想起来,也会感叹买个票也是拼了命的。我也跟着队伍排着队,一直看着前面的队伍在慢慢前进。那时买票还是很慢的,排队的人都抬起头看着前面,巴望自己能够早点买到票。我在那里站着站得腿疼,但还是祈祷能够买到票。直到中午十二点多,我才买到了票。当我买到了票之后,我就听到了售票员说他们现在要吃饭了,我的心里有太多感受涌上心头;还好我买到了回家的车票。我的肚子也饿了,我也该也找地方吃点东西了。当我吃过中饭,坐着公交车回去住宿的地方。第二天我就和大姐回家了。坐长途火车,那时的冬天也特别冷的。在火车车厢里,那些风吹过,即便我穿了厚厚的衣服,我还是被冻得感冒了。快到了南昌的时候,我还是晕车吐了;还把车厢地面吐得不忍直视。直到到了南昌火车站,转车回到永新。那一年,我没有挣到多少钱,那次我的打工经历让我一生难忘,让我懂得了生活的不容易和无奈;也让我体验到了更多的人世沧桑。

二零零一年的春节一过,我就和表姐夫他们去了广东东莞打工。那时也是坐汽车去的吉安火车站,因为那时很多人多半是选择坐火车出行;汽车春运时车票是平时的双倍价格。那天吉安火车站也是挤满了人,那个人山人海会让你触目惊心。而且那天还飘了细雨,我们是爬上火车车厢的窗户进去的。人太多行李也多,我也是费力的爬进车厢的,一到了车厢里;全身冒汗了。但还是没有办法的,在车厢里目睹那些多人去的外地;和表姐夫他们聊天。到了第二天早上到东莞常平火车站,转车到了田美村。妹妹早早的在那里等候着,妹妹早前是在表姐夫那个厂做事;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心里还是有更多的惊喜。安顿下来后,我就去找厂了。起初表姐夫的厂里还不招工的,我就自己去外面找厂找事做。那时的东莞工厂已经很多,招工也是招普工,技术工,管理之类的。我也是先在厂里做普工的,在东莞东坑的一个厂里,在一家做塑料花的厂里做事。手里摸着那些塑料花配件,一件一件的装配好了。我看着手里那些色彩缤纷的产品,心里想着自己的生活有那么丰富多彩就好了。在那个厂里做事,也经历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厂里没有什么货做,也就放假了。我们几个工友结伴去了厂区的外面逛夜市,我们在外面逛得特别开心,可是风险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突然前方有很多人跑着,我们还在路边观望着;但是我们一时没有想到是在抓暂住证的。当我们还在那里溜达时,那些城管一样把我们控制起来,问我们有没有暂住证;我们说没有的。有一个同伴飞快的跑回厂里了,城管也跟着到了厂里。因为这个厂是小厂,很多地方不规范;暂住证也是没有办的。城管带着我们去了东坑派出所,我们厂里的工友一起走在东坑的大街上,在初春的南方街头,木棉花已经开了;我们走了十多分钟才到了东坑派出所大门口;再走台阶才上到办公楼。在办公室里,我们听着城管询问着一些事情,后来把工厂负责人的电话告诉了他们。当工厂负责人来到派出所里,把我们领回了厂里。经过了那一次惊悚的经历,我的心里总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苦悲。感觉在外打工是那么的无奈,工作条件很差的,饮食起居那是太差了。在那个厂里做了一个多月,表姐夫来到了我们厂里,他说他们厂里招工,不是招普工;而是招车间里的收发员,主要也是收料发料统计数量的事情。我和表姐夫吃过饭,就赶忙坐车到了常平。在姐夫的厂门口仔细的看着那些招工广告,下午就填表然后再去考试。那时的考试也是考一些统计,仓库管理方面,ISO相关的知识;因为表姐夫在考试之前把试题告诉了我,我自己也背了下来。当下午考试时,我做题做得很顺手。第二天考试成绩出来了,我已经入围了。之后我赶忙回到东坑的厂里去办离职手续,把那些少得不能再少的工资领到手,和那些工友道别;就匆匆忙忙的转车去常平了。

和表姐夫他们在一个厂里做事,周末休息时也有几个人一起玩的。妹妹和我也是同一个车间,她有时也会过来聊天。在东莞的厂里,有的厂会有工休时间的,就是上午四个小时上班中途有休息15分钟的;一般也是10点钟打铃,1015分钟再打铃上班。在常平的厂里,是做五金表带的产品,工序比较复杂。从进料,切料,打磨,清洗,再装配,转发外厂电镀;再送回厂里包装出货。我在车间里是做散件收发,那个工序有最复杂的原料,从小中珠到大头珠,再到中珠,一粒粒一串串一袋袋的数,如今想起感觉那时的工作是那么的精细那么的复杂。我在那个车间做了半年,每天收料发料,还要送料到原料质检那里检查。返工的还要收回给所做产品的工友重新返工。那时工厂的表单还是很多的,有打磨单,送检单,反正每一道工序都需要一张表格登记,方便追溯所生产的员工及其他事项。在那个车间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也认识了更多的工友。过了一些时间,我被分去半成品部的车间做事。在那里也是收料发料,不过是表带,比较大件,数起来也快,一个塑料盆里最多装20条表带。在那个车间做事,我可以学到更多的产品工序流程,也可以认识到更多的人。有时候也喜欢去其他车间串动,去看看其他工友的工作情况,也喜欢和一些女生聊天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也喜欢交流一些地方的特色美食和风土人情,有时候也喜欢聊一些小时候读书的事情。在那个车间上班,可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只要车间没有太多的产品需要统计,我和同事说好,我就去其他车间玩了。不过我在那里工作上也很努力,做事也很认真,车间主管都对我很好。

在那里我也做了两年多,后来心里总感觉工资不多;心里总想着要换一份工作的。有一个亲戚,是一个表姐的儿子,他在外面闯荡了好多年,他在电话里和我说可以去他那里上班,说工资如何如何?我的心里也被他说得很期待的了,况且在那个厂里也总感觉到自己需要换一个好的环境。那亲戚打了好多次电话,我的心也被说得很动心了。就在那个月,我辞工了,我没有结算完工资。去常平的东莞东站坐上了去广州天河广州东站的火车,在火车上我提着简单的行李箱,目睹众多打工的人在车厢里坐着,他们的面容各异,我的心里还在憧憬着新的环境新的工作情况。当我到了天河火车站那里,从车厢里出来,我在众多大巴车周围等到了亲戚,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我在人群里寻觅着,他老远就叫我。当我和他坐上了公交车,一路上问他工厂在哪里?他说等会就到了,我的心里还是没有怀疑,我还在想要是有一个好工厂好工作那也好了。终于到了他们住的地方,那是广州的城中村,好多出租屋,还有很多外来工在穿梭着。我一进到他们的出租房里,我的心里就感觉好那个,那些租房杂乱而且很小。在那里住了一天,我就问他工厂在哪里?他说等几天再去,先熟悉这里的环境,我想想也是的。在那里住了两天,我看到他们总是去一些小房子里听课,而且那些人神秘的很,可是当我自己也被骗去听课时,我的心里还是很多感触的。因为我看到了好多熟人,有小学的同学,还有一些初中老师的孩子;当我在广东广州这个大都市里和旧时同伴相遇,心里五味杂陈。我很想逃离这里,可是还是静静的听他们讲课。有些女生在讲台上都讲得很传神,可我在下面却听得只想打瞌睡。那几天,还有一些年纪大的人来讲课。他们的口才出奇得好,讲课也是讲得滔滔不绝,而且形神俱备的。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听课了,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妹妹也在东莞的厂里担心着我,打电话给那亲戚;还在责问他进厂了没有?我在旁边听得很内疚。在那边过了五天,我就知道那亲戚不是好人,不会给我介绍工作的。因为他是想我加入他们的传销队伍,还说让我打电话回家寄钱过来,我听到他是在彻头彻尾的哄骗我了。我在外面的便利店里偷偷的打电话给妹妹,和她说好了我过几天回来常平。当我在一个同乡的陪伴下,坐上了回东莞的火车,在车上我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迷迷糊糊的到了东莞。然后再转车到了常平原来的厂里,才几天我穿着的衣服已经不像样子了;妹妹一看到我回来了,她当场哭得很伤心。

因为离开了那个厂,我也不想再进那个厂了。去了东莞厚街的表哥那里,他在厚街做生意,卖一些生活用品。我在那里只呆了两天,在厚街的周边找了一些工厂,还坐车去了道窖镇找工厂。大表哥第二天急忙打电话给小表哥,说让他带我回家。我心里也知道他怕我在那里呆久了,和表哥坐车回家。那时是2002年夏天,刚刚过完端午节,我也有几年没有回家了。在家里父母没有说什么,那时刚好是插秧的时节,我多年没有插秧了,在田间里弓着背插秧,感受久违的田间地头的生活。那时在家里也很落寞的,同村有一个堂哥从东莞回来了,我就和他说跟随他回东莞找事做。他也同意了,过了几天,我就和他一起坐车去了东莞凤岗。在那里也是人生地不熟,只能天天呆在租房里等堂哥的厂里招工。在租房里很无聊的,那时智能手机还没有生产出来,我也没有手机用;就在房间里看书看报纸,直到那天堂哥说厂里招工了,我就赶忙去面试了。在那个厂是做仓库管理,主要是负责物料的收发。因为是五金厂,那些零件很多,而且像那些镙丝很小,数数时需要抓一大把秤一下,再一包一包秤出来数量。那个工厂是台湾厂,那些老板对大陆人很苛刻,动不动就罚款,我在那里做得不是很开心。有一次我在仓库里看着电脑,那从台湾上来大陆的一个经理,他突然就从外面闯进仓库,看着我在电脑前,他说我在玩游戏。天理难容啊,我从开始玩电脑就对游戏很抵触。可是过了几天,厂里的公告栏里就有好多罚款的公告,我也在列,我看着那些公告当时就快要气晕了。但我还是在那个厂里呆着,现在想起那时的打工情景,心里还是很有感叹的。那时在厂里的仓库里,每晚也是加班加到11点,在仓库里有时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忙的。不忙的时候就在仓库里看小说,或是和其他车间的工友打内线电话聊天,说说工作上的事情和心事。那个五金厂因为那些模具很大很重,都是用不锈钢制造成的,有的小有的大,有的轻有的重。像有的模具长约2米,宽约1米,高约1米,分上下模具。重的模具是用升降机装卸的,那一天,车间里有很多烟雾,有一个湖南工友在车间里装模具。突然他的左手在模具里移动着,可是那上模却不知道啥原因掉下来了。直接砸到了手臂,现场看到的人都吓晕了,。那血淋淋的手臂就没了,当场就叫救护车送去医院了。后来那模具被车间工人抬出去扔在马路边了。那个被砸手的同事,在医院里住着治疗了半年。后来他回来工厂上班了,不过他不在车间架模具了,而是分在设计部做那些CAD制图的工作。有时我在工厂的生活区看到他在洗自己的衣服,他用一只手甩干那些衣服,用一只手搓着衣服,我心里看着感觉好无助的样子。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候危险也在悄悄的靠近你。那一次我去了模具仓库帮忙,我搬着那些模具,有一天不小心搬模具时也被模具砸到了手,那些模具是很重的。我当场就手肿了,是右手的中指被砸到了。我那时很痛,因为砸的时候里面的血已经全紫了。我回到座位上想哭的感觉,手摸着那肿的地方,还是流泪了。我在仓库里想着该如何办呢?车间里有一个组长过来了,我赶忙和他说的遭遇。他也是热心人,赶忙叫我打电话给后勤部门的人。下午就去了医院治疗,因为指甲里面有血,医生帮我打了麻药,然后把那指甲用钳子夹出来了;当时我是闭着眼睛咬着牙齿的。到了晚上后勤负责人才把我接回厂里,我在厂里休息了几天,就上班了。那时手指甲还是很痛的,不过那时还是天天要去医院换药的。过了一个月,我的手指就好了。我手指上的纱布也就换下来了,当我慢慢的看着那指甲长过新的,看着那新的指甲中间却有一条缝。如今已经过了10多年了,我的手指甲那里还是有那些印记。过了几个月,我就和厂里的其他同事去了劳动局评工伤。那时是这样的,如果你在工厂的车间里上班,被机械或是其他东西弄坏了某些部位,治疗好后可以去评工伤等级鉴定的。那时我评了一个九级伤残,当我在年底辞职时,我领到了赔偿金,那时领了七千八百多元钱。当我领到了那么多的钱,我就赶忙去工厂附近的小邮电所把钱汇回家了。当我在邮电所把汇款单填写好后,我小心翼翼的把钱从信封的袋子里取出来,和邮电所负责人交接好后。我就打电话给家人说我又汇款了多少。

汇款后我就去租房了,那是在我离厂之前就和工厂里同一个宿舍的工友说好的。他先去找好房子,当我离厂后我就和他一起去住的。那个工友是广西柳州人,在2003年底我和他一起去找厂,直到过年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外面的市场上吃饭。那年的春节,是我过的一个最寒冷的春节。那年初春的广东东莞,也是那么的寒冷。过年的那几天,也是在租房里聊天,只是偶而去外面逛街。过完年后,我们就去外面找厂了。那时候的广东,也有很多厂但工作的人太多了。我们在那些工业区里徒步找事情,有的时候也受到一些歧视的眼光。晚上我们从工业区里走路回来租房里,随意的去了一些快餐店里吃饭。我们一直在外面找厂,直到过完年,大年初十我去了东莞塘厦的劳务市场找工作。那天我问了几家,后来去了一家台湾厂面试。那家厂是做五金配件的,材料也很多。面试过后,我第二天就带着简单的行李去了那家厂报到。那天晚上我和广西的工友一起去外面吃饭,我特意点了几个好菜和他一起吃了好久。第二天早上,他送我上了去东莞谢岗的公交车。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天还没有亮;初春的早上路灯在马路边兀自亮着。我们等了十多分钟,公交车才到了。当他帮我把行李提上了公交车座位上,我和他道别。他的眼神里有太多的不舍,因为我们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了。那时手机还不普及,我们也没有手机,那一次一别就再也联系不到了。我在那个厂里做了半年,那个台湾厂住宿条件太差了。而且伙食也不好,在那里的工友也不好打交道。我后来又去劳务市场找工作了,那一次找到了也是台湾厂,是做塑胶制品的。那是在惠州沥林镇,坐公交车都坐了一个小时才到了工厂。那天面试,先是在人事部填表,经理面试,问过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如何解决。然后再是老总面试,那老总看起来很有气质一样的。不过问了好多问题,我也是想了又想才回答的。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工厂里有很多女工。仓库里也有一个女工,她瘦瘦的,人感觉比较沉默的。我是和她一起做事,她管收料,我管车间的发料。两个人一起有时也会聊天。她是广东英德那边的,她说话有一种广东腔调。仓库里还有一个湖北的工友,他是专门跟车送货的。人长得很憨实,说话时喜欢说是吧是吧的。那时在车间做事也很忙的,后来还加了很多事情做。有个生产管理是湖南的,是一个女生。长得很高挑,人也很温柔。那时我喜欢和她交流一些生产方面的事情,有时也喜欢和她诉说一些工作上的不公平的地方。她有时也会告诉我电脑系统上做单的事情,有时我也会帮她做一些单。也不知道那一天晚上我看她有事情没有来加班,我就帮她在电脑上做了一些出货单,可是我是做好事却让老总误会了。那时的那家台湾厂,每个车间包括每个办公室都安装了摄像头。老总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电脑,他在地球每个地方都会看到车间和办公室的每个人的动作。而且在广东很多工厂的工衣都是分开的,车间员工一种颜色,办公室和车间主管一种颜色;很好区分的。当我穿着车间员工的衣服,在办公室里的电脑上忙活着;却被老总在远在万里的台湾看到了,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接到了其他同事的电话,他说老总在台湾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哪个员工在办公室里操作电脑呢?我的心里好委屈啊,赶忙关掉了电脑。第二天厂里就说着这件事情了,我的心也好难受。那湖南的女工友劝慰我。我却心里很生气,第三天我辞职了;我顾不得了那么多了,有那么多的车间工友来送我,就连饭堂的大叔也来帮我提行李。我在门卫室里等候着结算工资。车间的主管来问我,说我不要想那么多的。我的心里一直在气着,当我拿着那薄薄的工资,我离开了那家厂,那家台湾厂。

   离开了那家厂,心里空落落的。我想自己找过一份工作,自己要努力改变自己。我在劳务市场转了好多天,找了很多家工厂。我的目标是找一家做业务跟单的事情,后来还是找到了。我在劳务市场问了一家电镀厂,那人事负责人是广西人。我后来去了那家厂面试,是在一个小山村里的。四面有很多小山,可是山上石头好多,树木很少。我在市中心坐公交车过去的,到了公交下车点,转坐摩托车才到了那家工厂。工厂的厂房很陈旧,是电镀厂,有一股药水味道。我在办公室和主管交流了一会,然后主管叫我第二天来上班的。我第二天很早就坐车了,到了工厂,他们还在吃早饭。我也就一起跟着他们吃早饭了。吃过早饭,我就把行李放在宿舍里。然后再去车间了,一个厂有一个厂的管理模式和生产作业流程。在那个厂跟单,跟单员早上上班前需要把前晚司机送货后从供应商那里带回所需要生产加工的材料。那些金属表带,还有戒指之类的,有的很重有的也很轻。我从小做过苦力活,提那些金属表带也很轻松的。当把那些材料带回办公室,就需要取一份样品,再加上电镀生产跟踪单复印出来,整个生产流程都会看着这份表单做的。我之前只是在仓库做过,真正的生产跟单还是第一次,我很费心的学着,晚上也加班很晚。那时是在办公室做事,很少有加班费的。每天很早起来,吃过早饭就去车间了。接单,取材料,下生产单,跟踪生产进度,做生产进度表,向客户汇报生产进度,还要和香港的业务经理交流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那时候觉得跟单真的很充实,不像在仓库没有事情时就玩。不过,在跟单时可以跑车间,可以多和车间的工友聊天。那时候工厂的女工喜欢和我聊天,我在车间跟踪生产进度时,也喜欢边聊天边包装产品。厂里有很多女工是那个山村的,我特别喜欢和她们聊天。周末时还去她们家玩,帮她们做些农活。不过车间里的生产主管和组长都是女生,我和她们聊天聊得特别多,有时也要她们帮我安排生产。记得那时有一个女工,也是江西人,现在想起来好像是赣州的。她对我特别好,只要是我的负责的货物,我一拿过来,她都会帮我安排生产;有时作业员的生产台上放满了产品,她就会自己动手帮我加工或是等她们做完了就分下去生产。后来那女工老乡和车间一个广东的男工谈朋友了,后来她说嫁到那边去了。在那个厂,我认识了一些客户朋友。和她们也很好,有一个广东佛山的客户朋友,他年纪和我差不多,有时会打电话给我叫我快些交货。但我实在难以把握,因为有时候那些货物在生产过程中总会出一些差错,有时总是要返工。不过,他也很好说话的。那时我叫他帮我寄一个表给我,他都寄了,虽然不是很名贵的表;但我也带了好多年。之前我在东莞常平的工厂是做表带的,也送到我在惠州的电镀厂加工。我有时收到表带厂的来料,总会想起那些过往。后来我在车间里遭遇了一件很头痛的事情,有一个陕西的IP电镀(电镀分水镀和IP离子电镀)车间主管,人长得尖嘴猴腮,不高也不胖。他对人很傲慢的,有时我去多了IP电镀车间催问生产,他会不耐烦的。有一次,客户实在催得紧,我也很心急,走了那个车间很多次。他不高兴了,可能那天他心情不好。他似骂非骂的说我,又不是只做你一个客户的货物;还说又不是不会安排。要等好多货一起进炉生产的。但是我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后来告诉了业务经理。业务经理劝慰我,却没有对那个主管有所表示。我心里很凉了,想了好久还是选择了辞工。当时工厂的老板从香港上来大陆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和我谈了好久。让我不要辞工留在工厂里再做些时间,那个人事主管也挽留我。还说了好久,还说到时会加工资的;说那个主管是脾气不好。最后我还是离开了那个厂,我去外面找事情做了。在我离开那个厂之后,我的表姐夫去那电镀厂提货,他以为我还在那个厂,可是我已经离开了。记得那时是2007年,我7月份请假回家了,回到广东时带了一些酱姜,后来我回到那个电镀厂,帮同事们出货。把那酱姜放在送货的货物里转给表姐夫了。那时表姐夫打电话给我说东西收到了。

从那香港厂出来,我去了劳务市场找工作。找了好久,我才找到一家招经理助理的。我去了那家厂面试,也是转车到了一个很偏远的村庄。到了一棵大榕树下,找到了那家厂。厂房也是很陈旧的,是一家做发泡胶的工厂。我找到保安,上了二楼的办公室,联系到了人事负责人。然后填写了一个表格,等经理面试。那经理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人长得很高大,看起来也很慈眉善目的。他询问了我一些事情,一些工厂生产流程,文件的管理及收发,还问了一些业务跟单的事情,和他谈了很久,他后来让我第二天来报道。我很高兴的谢过了他。第二天我就收拾行李去了那家发泡胶厂,我跟随着经理在车间里先看了一遍,每个车间每个机器每个同事都介绍了一下。回到办公室,我把那台电脑重新整理一下了那些资料。在特定的时期,我在那个厂学习了三个月,工作和生活上都很开心。因为当我进那个厂的时候,刚好是从深圳那个厂解散了,和惠州的工厂一起合并了。有些人员赔偿了一些钱,有些员工和管理跟随老板来了惠州工厂。而且我进厂上班那天,我的前同事已经离开了厂。所有的纸质文件资料,所有的电脑资料我都是从零开始,我慢慢的摸索着。每天要关注经理的日常工作,经理要去客户那里,要接待什么供应商,我都要去接待。虽然也认识了一些客户朋友,但我还是有很多文件资料需要去修改和整理。特别是品质上面的文件,因为有的客户对文件管理很严格。有时候送货有了问题,有时候要退货,都有客户发来表单,然后有品质主管分析原因,像出货,做货,生产过程里有什么故障才引起这次退货的。那些表格很规范,品质主管填写好后,我就要在电脑上制做出来再打印出来,品质主管签字后,要经理核对后盖章,再扫描发回客户那里。我在办公室里和众多女工友玩得很好,有时也喜欢和她们聊天。那时候在厂里上班时,我会时不时去工厂车间转悠,去了解那些工艺流程,还有看看生产进度。车间是两班倒的,白班和夜班,周末休息时也有人上班,或是调休。在那个工厂,我感受到了更多的关爱。老板娘来大陆就会和我聊天,还和我说很多去国外旅游的事情。老板也是很随和的人,回来大陆了就在办公室里和大家聊天,询问工作上的事情和生活上遇到的困难。他那时年纪也是60多了。人很精神也很健谈,有时我喜欢问他一些国外的事情;他会让我看他们在国外旅游拍的相片。那时候我们国庆节期间放假,老板都会组织我们去广东肇庆那边旅游,老板娘是广东高要人,回肇庆旅游也是他们每年的重大事情。200710月,我和众多同事一起去旅游。坐上大巴,路过那些田野,还有众多村庄,那些村庄里的桉树还有香蕉树,在阳光下很耀眼。之前我没有去过肇庆,心情也是很欢快的。那一天秋阳高照,天高云淡,我们在车上谈笑风生。到了中午12点多才到了肇庆,先是吃中饭,然后再去酒店里放好行李。下午我们先去了鼎湖山游玩,那是在山上建造的一个景点。山上有庙宇,还有一尊很高大的鼎,那是用伪造青铜铸造的大鼎。我们在山坡下坐上了景区的游览车,到了山顶看到有很多游人在那里拍相片。那时的智能手机还没有制造出来,拍相片只能用普通的手机拍或是用相机拍摄。午后的阳光太热辣了,我们有的人在树下躲荫,有的也在山上走动。我是第一次在鼎湖山游玩,也是很兴奋的拍相片;是借了老板的卡西欧相机拍。在山上可以俯视山坳里的湖,那是天然湖,也是属于堰塞湖。那湖水很绿,那些山坡上的树木倒映在水里显得如此美丽如此清幽。我想那些湖水里应该也有鱼儿游动吧。下午还去了那间庙宇里,众多善男信女在烧香,我们也很虔诚的烧了一些香。那浓浓的烟雾缭绕在山间显得很空灵。直到晚上我们才去酒席休息,不过吃过晚饭还去逛街了。广东的夜市是很多人的,特别是一些旅游景区的夜市,有很多游人观赏着那些旅游纪念品。不过我们也只是随路观看,没有买什么东西。

那一次,我们在广东肇庆玩了两天。第二天去了包公庙,那是在河边的一个小庙宇。以前朝代,包公在端州做过官。他一生清廉,两袖清风,为官一方很得人心。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在河边的空地上建了庙宇。如今过去了几百年,依然有很多人在庙宇里祭拜他。为他的一生事迹而感动。

在发泡胶厂里上班,因为主要是负责文件资料,那时是叫文控。有的工厂要ISO认证,有了认证,产品才生产得更有保证。有了认证,所有工序都是按文件,作业指导书来作业,质量抓得很严格。有时候没有事情做时,我会帮办公室的女工友做些事情。因为工厂的工资不是很高,有的女工友离职了。那时工厂的生产系统需要在电脑上做账,从进料,发料,生产,包装,出货,退货,打发票,收货款都要在那个电脑系统里做账。我也学了一些,而且还有旧系统和新系统之分,旧系统也是输入生产日志里的生产数量,比较单纯;有了新系统,旧系统里好多不要再输入了。当那个女工友离职了,经理就叫我再做上她那一份事情,给我加了工资。每个月加了200元,在2008年虽然不算多,但也是对我工作的鼓励。我上班做事很认真也很快,老板很喜欢我。经理也时常表扬我。我在那个厂做了三年多,在三年间,我经常收到老板娘从香港带回的衣服。像夏天的衬衫,牛仔裤,还有外套等等。最喜欢的是老板娘从香港带回的零食,像巧克力,糖,面包,还有一些果脯。我都会很开心的,因为大家都会感受到老板娘对我们的关心。

20077月,我请假回到老家。那时夏天很热,我在家里呆了六天,在家里感受到更多的生活的无奈和困顿。因为我那么大年纪了还是单身,我在村里总会受到一些人的冷眼相看。后来我回到了惠州的工厂,心情一直不好。老板娘觉察到了,她问其他女工友转问我最近回家了回来却心情不好是什么原因呢?我就和她们说没有什么,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后来老板娘还是经常过问我的心情。

在发泡胶厂里做了两年多的时候,那年元旦前夕,老板他们因为前一年的国庆节期间去了国外旅游。那年的广东旅游就在元旦节去了,那天我们坐车到深圳罗湖区的去香港的海关口那边接他们。在深圳吃过早点,就去了肇庆。那时是冬天,我特意穿了一件很好看的西装。冬天的广东还是很暖和的,到了那边,照例是去景点。那一次去了七星岩,有很多人工湖,也有很多游人在那边。我们每年旅游都会去一些特产市场买一些特产,像荔枝干,龙眼干,鱼干,很多的南方特产,不过都很贵,贵得让你买的时候只能称一点点。那时老板娘很大方,在坐车前叫财务每人发了300元钱买特产,像一些茶叶,一些美食;都是大家喜爱的。在那个厂做了三年多,每年都会去肇庆旅游。每一个景区都去了,也留下了太多记忆。

20103月底,因为工厂的大股东换过新的股东。之前的大老板要去加拿大生活,他生养了三个女儿,年纪大了也不想再管工厂。和厂房的老板商量了,就把股份卖给他了。后来老板就再也没有来过大陆,另外一个老板还会来但是来得少了。换了股东,厂里也变化了不少。每年会加工资,这一次我加得很少,只加80多元钱。我心里好难受,我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情,还时不时要加班做事。我这一次没有和经理说,也没有和老板他们说。因为之前我已经说得够多了,我已经很苦痛了。经理询问了我为什么要辞职,我说想回家工作了。后来他也没有再挽留我了,我就等招了人就结算工资离开那里了。后来等了很久才招到了人,我还是很有职业道德心的指导新工友做事,每一个表格,每一个生产数据,每一天的报表,都会很细心的教她。那女生做了几天,却又说要回去结婚了。我当时心里好那个,什么理由都可以,为啥说要回去结婚呢?然后结婚了就不再出来打工了,我还是和她说可以请假,以后再回来上班的。可她却说要回去了,可能工厂的工资不高可能她找到了好的工作吧,可是我是没有能力再挽留她了。当她从工厂宿舍里把行李提出来的时候,我送她到工厂门口。回到二楼的办公室,我在窗户看到她到了远处的公交站台。第二天就有了一个新的女工友来了,我也就很耐心的教她做事。第二个来的女工友脾气不是很好,她喜欢说话时好像顶撞人的意思。我心里不好接受,但我还是教了她几天。我的辞工日期到了,我心里想去哪里找事情呢?在厂里感觉不到外面的变化,但还是憧憬找个好工作。

2010年的三月底,广东惠州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在南国的大街上,我目睹众多行人和车辆呼啸而来又离去。我在劳务市场找了好多天工作,还是没有找到如意的事情。在2010年这个时段,广东工厂的务工人员已经饱和了,特别是因为工厂受全球经济影响,好多厂订单不多。有的工厂熬不住了就解散了,我在那些工业区里眼望老旧的厂房寂静一片,过了好多些日子。我才找到一家工厂,这一次我不想再找办公室的事情了。我找的是一家日本厂,虽然我对日本人不是很喜欢;但是我还是委屈了自己。进厂的时候,我去了工厂面试。那家工厂就在马路边,我到了工厂。那个主管是一个女生,人长得很好看的,而且说话也很温和。我看到她手里拿着几份人员求职表,和她交流了半个小时。问了工作和其他方面的事情,然后她就和我说明天就去医院里体检吧;过后天来报道了。我谢过了她,然后就出去坐车了。第二天我去了惠州中心医院体验,那天工厂的人事负责人也去了医院。体验是自己交费的,一般也是检验一些基本情况。像血压,心脏,有无传染病。抽血检验也是很常规的,我上午检查完了就回去等通知了。下午等到了人事负责人的电话,让我明天带行李去工厂报道。我心里也很开心的,毕竟找了很久的事情了。那个厂环境还好,住宿也好,住房里有空调,有热水器,而且有两间大房子。那时我搬去了一间有三个人住的宿舍。其他人是四川人,他们喜欢下班了就大声叫喊,好像压抑了好久的感觉。我下午下班了就想睡觉,再次进厂做仓库管理员,那是一个累啊。我是好多年没有再体会到了。那家日本厂是生产五金的,一种稀有金属锡;也是属于贵重金属。像锡膏一公斤要300多元人民币,那些锡条要500多元一公斤的。厂里也很注重保护财产,每位员工下班都要过安检门,就是自己把手机和钥匙等随身的金属物放在安检门附近的凳子上,再过安检门。里面有设备可以检验的,如果你身上带有金属物,过安检门时会启动报警系统报警的。保安有内部保安,就是在车间里上值守的保安。每天上班也是累得不行不行的,日本厂注重5S,广东相关通过ISO的工厂都要实行5S,就是清洁,清扫,干净,素养,清理。以后还加上了节约,环保等因素。实行了5S,每个车间每个机器都有打扫,而且还有点检表,就是每天上班前检查那些机器的使用情况。也要员工自己检查再登记。我每天好早就起来上班,早早的去饭堂吃早餐。工厂里面效益还好,员工的福利还好;食堂里的伙食也算是很好的。早上有时吃面条,有时吃包子稀饭,有时吃粉丝;反正我每次都吃得很多。因为上班时要做很多体力活,进料时要检查还要整理,出货时也要找货备货,有时退货也要去整理。最头痛的是每个月都要盘点,盘点无所谓,还要由深圳办事处的工友来复查,有时还有日本的领导来监查。每一件产品每一个配件,都要对着电脑系统帐对着物料卡仔细核对。我在那里做了两年,第一年就评上了优秀员工,那时奖了300元钱,还有一本荣誉证书。在那个厂,我也认识了一些工友。有湖南湖北河南的,还有广西的;那时在厂里每天都觉得时间不够;不过每周可以休息两天。休息的时候也可以去外面逛街,也可以去爬山。

不过在那家日本厂,我们每年都去了旅游。第一年是2011年的端午节期间,那次我们去广西桂林旅游。前一天晚上7点前在工厂的操场上集合,坐上了去广西的大巴车;一路经过高速路,经过一些山野,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我们到了广西境内,那里的山峰真的好特别。一座座像圆锥体一样的,很小巧很精致的样子。那些山峰上没有什么树木,因为山上的土质不是很好,有很多石头。我在清晨的雾气弥漫里,一路目睹那些山峦从眼前划过,那些平坦的田野里也有很多稻田。到了桂林,我们吃过早饭就去了漓江,那里的水不是很深。但是也有很多游人在游船上,有附近的村民在水里洗衣服,也有小鱼在水里游动。六月的漓江上风很大,我们也只是穿着一件衣服。漓江的水不深,虽然也很清澈。我们看到了在小学语文课本上读到的象鼻山,也看到了很多造型各异的山峰。以前没有来过桂林,第一次来,就西学到更多的开心。因桂林山水在全球旅游业上享有很好的口碑,有很多国外人来旅游,有的外国人喜欢上了这里就迁来这里定居了。我们第一天玩得很开心也很累,晚上有的工友还是去了夜市逛街。我就在酒店的客户里休息,看电视,晚上还有工友在房间打牌的。我早早的睡觉了,到了晚上11点多,工友敲门我才起来帮他开门。第二天我们去了阳朔游玩,在那里也有很多有名的景点。像人民币二十元钱的背面图案,好多人在那个景点手拿着二十元人民币合影。阳朔的漓江水也很美,沿途的山峰倒映在水里是那么的清幽。还有一些老人划着小船在水里带着鸬鹚鸟在抓鱼,那些鸬鹚很大的,当它们抓满了鱼,就跳在渔夫老人的竹杆上休憩;那渔夫老人在船弦上悠然自得的抽烟。我感觉那种画面是最美好的。那天在阳朔漓江上,也有很多游人;还有一些新婚的伴侣在拍婚纱照。那天晚上有的人去了阳朔的酒吧一条街上游玩,阳朔一带有更多的外国人。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晚上还是呆在客户里看电视;也是早早的休息了。第三天,我们去了荔浦游玩,那里有一个很长很大的天然溶洞,叫银子岩。在景区的洞门口有一条醒目的广告标语,到了银子岩,一世不缺钱。我们在门前检完门票就进去了,那溶洞里很好的风景。有长长的冰状体的石头,那是很多年的时间形成的。含有很多化学物质。而且在洞里那些岩石折射出很亮的白发发的光亮,真的很像银子。不过,那里还有更多好看的石头,造型很逼真。我们在那里拍照,很多游人的单反相机响个不停;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些坛子里装了酒放在洞里。导游说那些坛子里的酒放在溶洞里,会有更好的味道。我们当天上午在银子岩里走了很久才出来,里面冷,湿气大。出来的时候外面阳光普照,心情更好了。吃过中饭,我们就坐车回来惠州了。

在那个厂我工作很努力,在平时的上班期间我都能做到更好。主管很喜欢我,她时常在会议上表扬我,对我的工作能力加以褒奖。我在那个厂做了两年多,第二年五月份,我们去了深圳的东部华侨城旅游。那是深圳一个人造的景观,那里是伪造一些国外的景点做的;也有很多人去游玩。我们那天是一天游玩,来去匆匆,好多景点也是走马观花式的看着。因为是人造景点,就少了那份韵味。不过,我们坐电动缆车时,好多人在缆车里尖叫着,看着低处的树木,在高空位置也感觉好怕。不过,也是坐了十分钟左右才到了山顶。山顶上有一些人造玻璃桥,桥上有很多游人在观看。那天空在深圳的郊外景区里也是很蓝的。在山顶上远望大梅沙小梅沙的海边风景,也是那么的惬意。远处的海边也有很多人在游泳,海边的风景是很美的;那些波光在阳光下反射出很好看的样子。我们在山顶上看着四面八方的风景,还有一些村庄,有很多工业区,后来我们去了其他山顶上游玩。大家也很开心的在拍照,我们在那里还看到了水母,在一个很宽大的房子里,有巨大的玻璃容器,放着满满的水。我们在那里仔细的慢慢移动着看,很多人说水母是不能用手直接碰触的,因为它们的触角上有毒,但是水母游览区的管理人员把那些玻璃器具隔开了,游人是不能直接触摸到玻璃器具的。但是有很多人用手机拍摄着,那些水母自由的在水里移动着。有色彩斑澜的水母,它们游动得那么的轻盈。到了下午,我们就在景区的空地上集合。一些同事还在那里玩着,但是西边的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那天虽然玩得很累,但也是收获不少。可以学习到深圳一些人造景区的开发和管理,也可以看到众多游人在游玩。那些外地人都来深圳旅游了,有上海的,有湖南的,不同的口音在景区里不时响起;也能感受到不同地方的文化和包容性。

之后我在那个厂做着,厂里在年底也会举办文艺活动。第一年,我和同事们一起表演了一些服装走秀。虽然我们都是很生嫩的表演,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也只是走过场而已。其实亮了相就好了。那年晚会没有设置奖项,不过我也收获不少。以前在其他工厂也参加过文艺活动,参加的工友也很多。第二年工厂里在年底还是举办了文艺活动,那年我很幸运,抽奖抽到了一张蚕丝被子。我也参加了文艺表演,这一次是和几个女工友表演小品,我们提前排练了一个多月。那天轮到我们上场时,我们穿着那些红服,头戴帽子,看起来有模有样的。不过,那一次我们没有得到名次。第一名的是几个女工友在跳爵士舞,第二名也是几个女工友在跳印度舞;第三名忘记了是什么节目。后来工友们说,我们表演的小品也很好看很幽默的,只不过那些日本领导做评委,是听不出也听不懂我们中文的深层意思的。我们几个一起表演小品的工友后来还是去外面吃了一顿饭,那次表演参与者都有纪念品。有毛巾有碗,还有一些日用品;每个人只能选择一种。我当时是选一条毛巾,如今多年了那条毛巾已经用得破损不堪了。

那时厂里办了一张厂报,也是一个季度一期。我每一期都会投稿,原创的稿子的稿费是每一篇30元钱,厂里的部门动态新闻报道是一篇10元,其他引用的稿子也是10元一篇。我那时是每一期都投,有时候那些工友都会拿着报纸来和我谈文学写作,他们说你写得那么感人,啥时教他们的孩子写作文;说得我心里很开心。有一次我们部门组织去外面野炊,离厂里也很近的。在那一个江边,好多人在那边钓鱼,我们早早的到了那里,我那时还捡了好多干柴,那天天气感觉很热的。我就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广东的冬天从来没有感受到冷的时候,我们在江边的空地上挖坑架锅做菜。带了好多菜,像鸡肉,牛肉,香菇,白菜,还有火腿肠,豆芽,如今回想起来竟还有很多菜想不起来了。不过那天大家玩得特别开心,有的同伴喝酒喝得太多了也太开心了。他们说很多年没有在野外做饭吃了。那时我就写了一篇新闻稿子,发在了年底的厂刊上。那时我的版面多,发了五篇稿子,厂里的同事都说我特别厉害写了那么多稿子。

那年是2012年,在年底的时候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家里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二姐在电话里和我说得那么的有把握,说是回家做事,工资不高但稳定,也比较轻松。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家,我也想在外闯出个样子来。可是我架不住那么多的亲戚的劝说,我还是回家了。在年底我坐上了久违的回家的汽车,因为我那一次是要带回很多行李,所以只能选择坐汽车。经过一夜的折腾,我就回到了老家的县城。兄长在长途汽车站接我,我回到了县城兄长的家。过完年初五我就回惠州的厂里了。我在厂里辞工了,当时好多同事拘留我,有个工厂部长说你走了厂刊就没有人投稿了;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们。毕竟两年的时间里,我和他们有了太多的感情太多的甜蜜记忆。到期的时候,我就办好了手续,领完了工资;去房管局办好了住房公积金的退回手续。在惠州呆了一天,和朋友再去逛街了。之后我坐上了回来老家的汽车,在回江西的汽车上,我心绪万千,多少年了,我还是要回家。我没有在外闯出个样子来,我过得是那么的失败。

在家的日子,真的是很乏味的,因为我的工作环境是要经常下乡维护电视信号,我初次回家,也不习惯家里的生活环境。我不喜欢那种很呆板的生活,我面对的人都是老年人和一些孩童,老家的山村已经没有多少壮年劳动力了,他们都外出打工了。我回家的工资也不高,如今过了三年多了,我在家里老了很多瘦了好多。一句话,也就是轻松,无聊得让自己很痛心。人生的路啊,有时真的是很无奈的。我没有活出自己的样子,我在外打工也没有找到对象,回家也没有好好的找过对象。如今我已经年纪不小了,眼看着那么多同学的孩子都已经读初中了,我再想想自己,我已经无语了。

但是想想当年那么多外来工去广东打工,有的实际了自己的梦想,有的人却活得很凄楚。我的打工路,路上也有很多艰辛,也有很多苦痛,最多的还是让自己感受到更多的沧桑。但是如今很多人也从外地回家打工了,虽然家里的工资不高,但也可以照顾着自己的家人。我呢,我的打工路上,经历过那么多的挫折。我如今草草的写下这些文字,聊以纪念那些岁月那些人生路上遇到的或好或不好的朋友,我想我终将是在老家养老的,我的老年还是要在老家的老房子里度过。可是我如今还是孤身一人,我的人生是那么的苍白。我的打工路,回首往事,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的。我想有生之年能够再去广东看看,那些年的朋友是否还会想起我,想起那些年的悲欢离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