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远望东华岭  

2017-03-31 11:34:37|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望东华岭

 

 

故乡的村庄坐落在山峦深处,连绵起伏的山峦蜿蜒在山村里。我从小喜欢大山,喜欢大山的静默,喜欢大山的虚怀若谷。而那些山岭,不高却也有太多故事萦绕在心底。故乡有一条河,名唤禾水河。从隔壁县的山岭深处流淌出来,流过田野绕过村庄穿越过那些青涩岁月。禾水河流到老家县城的中心,县城中心的河对岸有一座山岭,名唤东华岭。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老家的山村里有很多人家的孩子读完初中就会去考中等师范学校。那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读师范是不要交学费的,而且还会有伙食补贴。一些山里农家的孩子读完初中,如果成绩还好,都会去考师范学校。老家邻居就有一个大姐是读师范的,当时村里的大人都会在教育孩子读书时会以她为榜样,说看人家的孩子读中师学校以后就是端上铁饭碗;以后就是吃公家粮的人。在山村,很多父母那时的教育孩子的意识还是很传统的。读好书考个好大学或是读中师,也算是光宗耀祖的事情。那时父亲对我们的家教很严,农活那是从小做了很多很多。赶早起来去屋后的山坡上砍柴,砍柴回来后吃过早饭去上学。中午放学回家也要去拔猪草,回想那些年做过的农活;再想想如今的孩子,就有恍如隔世的错觉。父亲对我们的学习成绩很关注,如果退步了就会罚做家务或是做农活。二姐读初中时很用功,她的学习考试总成绩总是全校第一的,那时的乡村中学学风很优良,学生的总体成绩也是很好。那时二姐的体育成绩很出类拔萃,我经常看到她从学校领回一些奖状,有文化科目的奖状;也有一些参加学校或是全县体育比赛的奖状。父亲说把那些奖状贴在墙壁上,让我们每天都看着激励自己学习。二姐在中学读完初三也不负我们家人和一些亲戚的期望,如愿的考上了师范学校。

二姐在读师范学校时,在学校里认识了很多其他县市的同学,她从学校回家后都会和我们讲起在学校读书的故事。像每天都要练毛笔字,每天晚上自习时要边听中央电视台播报的时事新闻边要记录在本子上;那些都有老师定期检查的。在我的记忆里,二姐在东华岭上读书,她的学习环境不同,她所学到的知识也就更多,知识面也更开阔。因为读完中师学校多半是要去学校教书的,二姐也会在家里教我们上课,补习一些作业。

在二姐的潜移默化下,我在初中读书时也很用功。记得那时我和几个同学经常在学校下晚自习后,再点蜡烛在宿舍里看书。有时也会起早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背诵课文。初三中考时,我也准备很充分,考了还算理想的总分数。如果我填报了中师的志愿,我的考试分数可以去读中师学校的。不过那时我却没有去报考中师,去了省城南昌读书。我那时想中专毕业后可以有更多的择业机会,可是变化却远远超乎你预料之中的想像。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国家企业制改革,很多工人下岗。我在读中专的时候,还没有毕业就耳闻目睹那么多工人下岗的活生生的现实。现实是很无奈与残酷的,我读完中专后没有找到如意的工作。那年我跟随一些亲戚去了外地打工,打工的生活让我感同身受了太多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我有时也会想要是当年去读中师就不会那么艰难。

我在外地混混沌沌的生活了多年,在外地也是经历过或多或少的挫折与历练。三年前我回到了老家做事。有时会下乡维护电视信号,201511月那一天下着雨,我从村民家里搬出有十个台阶的木楼梯,爬上水泥杆上检查。因为是雨天,机器上有水珠,我在检查时不慎触电。当时手一松,人体重心失控;在一瞬间从楼梯高处跌落在地面的黄泥土里。当时我的背很痛,我用手摸了背一下再想想赶忙打通了家人的电话。打电话给那用户告诉他当时我的情况,之后我回到了乡里。乡里一个朋友送我坐车去了县人民医院,家人赶到了医院。经过拍片,医生说背龙骨里面的软骨组织已经跌弯了,需要开刀做手术装钢板以待软骨长正。第二天就做手术了,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手术。从手术室出来,在散麻药的时候那个锥心的疼痛,那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在住院的半个月里,我有时也会在六楼的阳台上透透气,看看外面的景色;看看外面那些匆匆来又去的人影。县人民医院的对面山坡上,那是我梦里总会出现的永新师范学校。那座东华岭,静静的屹立在禾水河的对岸,年复一年迎来送往众多学子。那几天的晚上,我在人民医院的阳台上,在静夜的县城中心,远望东华岭。东华岭的教室里,多年已经装修一新了。东华岭的学堂,早已在2004年换过了高中学校,旧时的永新师范顺应时代的更迭而被永新二中取代。那些教室里的灯光,还有学校小路上的路灯;在飘着细雨的冬夜里,那灯光映照我的心境与那冷雨一样的凄楚。远望东华岭,在清晨的禾水河里,那些河水缓缓流过,东华岭的清晨广播里,有学生播音员播放着轻缓的文字,配以背景音乐;流淌着似水年华。2016年的11月,我去了人民医院拆钢板,这次手术做得很快,一个小时就做好了。当天我感觉如释重负,第二天的晚上我在医院的阳台上休息。那几天也是飘着雨,远望东华岭,那远处马路的路灯兀自亮着,我慢慢的数着那些大马路的路灯,我数到了二十一个。二十一年前,我与东华岭错过了那份缘。二十一年后,我却与你如此相遇。东华岭,你承载了我太多记忆。时隔多年,我仍然记得当年父亲送二姐去永新师范学校报到后回家和我们几个孩子说起东华岭的种种美好;父亲也期望我们几个孩子中能够再多出几个中师生。回想当年,我却最终与东华岭错肩而过。那一次错过,让我终生遗撼。

有时候我会想人生路上的人与事情,有时感觉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就像深藏在心底的爱,如果无缘就默默掩藏在心底。无需再去打扰,远远的观望远远的欣赏也是对情感对自己那份爱的莫大尊重。远望东华岭,我多想有空时去爬爬那座山岭。多年以后物是人非,我的心里却有太多伤痕,有时候那些伤疤只适合自己慢慢愈合。如果无缘,就在心底默然感念;感念那些年的青涩与懵懵懂懂。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