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记忆《东华关》  

2017-06-02 19:17:01|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东华关》

 

 

   前些日子在微信群里和一个网友聊天,他说他们学校准备办一份刊物;我也很赞同他给他一些办刊的建议和想法。过了半个月,我再问起他办刊的事情时;他说学校团委经费预算上不够,所以暂时还不能计划办刊。想想也是,在当下时代,纸质刊物的动作很艰难。但我却想起记忆里的一本学校刊物,一本很普通却也记载了那些年代那些学生的精神世界的刊物。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老家县城的中等师范学校所办的《东华关》。

在那些年代,说起文学还是有很多人津津乐道的;对文艺青年还是刮目相看。那时中学很时兴开展文艺创作活动,像举办文学社团,进行文学创作交流,诗歌朗诵活动。有广播站有校记者定期宣传学校的动态和其他活动。有文学社就有相应的刊物,有的学校是办报纸,那时还是用油印机印刷报纸的。老师用刻字的特制笔在油印纸上写下所需要印刷的内容后,调好油墨就放在油印机上一张一张的印刷着。那时感觉是慢工出细活,印一些报纸和考试试卷是要花费时间的。不像现在电脑可以打印,新型的印刷机一天可以印上千万份报纸。我的二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考入永新师范学校,二姐也是一个狂热的文艺爱好者;写写诗歌散文,画画工笔画,学学舞蹈。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文学创作,那时师范学校里有黄洋界文学社,在进校的第一个学期她便加入了文学社团;比较有系统性的学习和创作。学校里办了一份刊物,由学生自编自写,有老师具体指导并开展一些活动。那时二姐也是刊物的编委,学校的刊物一个学期办 一期,64开本,一般也有90多页。在学校放假后,二姐会把学校学习的书本和其他文艺书籍带回家。当二姐把那些书本放在书桌上对我们说有空你们就看吧。对于那些学校的专业科目书籍我没有多大学习兴趣,但是那本《东华关》我是如获至宝。虽然那时的印刷技术还不是很先进,多半是黑白印刷,彩色印刷不多。但是那淡淡的书香却也会让我把刊物捧在手心一口气看着不觉间已经到了吃饭时间。

说起学校办刊物,我那时在省城南昌读中专时也负责过办校报。一学期一期,用的比较厚的白色纸张,用钢笔在纸上誊写经过筛选的学生所投的文字稿件。还有美编,在报纸的文字版面留白处画上一些图画,配以一些线框,看起来也很清新的样子。不过儿时阅读《东华关》,感受到校刊的简洁,版面比较精细,插图不多。但最主要的是文学作品的内蕴深厚,那些年代的学生思想单纯,阅历还算多吧,不像现在的学生除了上课就是补课就是上其他兴趣特长班,没有多少时间去接触大自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同伴玩耍。那时的学生精神饱满,学习生活饱含鲜活的冲劲;那时的社会风气也很好,不是有那么多的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那些年我阅读着《东华关》,里面的散文﹑诗歌﹑小小说或是文艺评论都会让我过目不忘。那些故事情节描写得很有生活气息,那些文字隽永而又清新,阅读着那些文字,就像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夏日里的山涧里,那些文字就像山间清泉,给你精神上的洗礼给你夏日里那些清凉。虽然那时我的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还不是很好,但有时也喜欢查字典或是推敲那些字句,结合自己的想像力去联想文字作者的创作理念和创作背景。那些文字多多少少带给我精神上的营养,我们那些年代课外书不多,家里的仅有的几本小人书早就翻看过N遍了。阅读着《东华关》,感受着那些年代青涩校园里的学生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还有那份稚嫩的文学梦。

那年我读初中的时候,村里有个大伯他会召集村里的学生去他家看书做作业。好多学生都喜欢去,一起看书一起讨论题目或是聊天。那时大伯家里有很多课外书,大伯的两个孩子都是读过永新师范学校的,他们的书籍很多,一些杂志也摆放在书柜里。大伯已经多次说过,做完作业可以自己在书柜里找自己喜欢的书本阅读。那时我就像在森林里的树下遇见到很多好看的花朵,我很入迷的阅读着,那时也找到了几本《东华关》,那是堂哥读师范时带回家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校刊。在我的记忆里,在那些泛黄的书页里,我能品读到更为深厚的文学作品的魅力。毕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生的人,他们的生活阅历在那些年月会更感触到更多,他们的思想会更成熟,他们的人生追求也更广阔。我有时也会想要是我能写出这么好的文字作品就好了,我抚摸着刊物,就像抚摸着自己新买的衣服,真的爱不释手。在我阅读文学作品时,老师要求我们要深度阅读,要切换到作者的创作情境里,要随着作者的故事情节去想像去感悟更深层的内在。后来大伯知道我喜欢看纯文学类刊物,就帮我订了很多课外书,像如今依然发行量很大很火的《读者》,《青年文摘》,每每杂志到了我都会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边吃饭边看着。在老家的山村,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才通电的。

一本杂志办得好,好的口碑是需要读者去反馈的。一本校刊办得好,那是需要学生的更多参与和老师的正确指导。当我在省城读书时,暑假有时在家也会写写文字,看看书。那时二姐已经从师范学校毕业从教多年了,暑假的时候,二姐有时也会抽空回去母校看看。她也会从学校带回一些《东华关》,但当我们几个弟妹传阅之后,心中难免感概万千。有说文字描述乏善可陈的,有说故事情节老套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或是自己阅读量的提高,阅读口味变化那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社会风气或多或少受到影响;社会上的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会有些潜移默化的微妙转换。不过文学刊物那是需要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一些变化的,像所采用稿子的质量,稿子的新颖度,稿子所能反映的社会现状和当下的生活追求。

说起老家县城的永新师范,那时历史比较久,从学校里走出很多品学兼优的学生。在一些文艺群,和朋友聊天,也会知晓一些从师范学校出去后的学生,去文学院进修,或是读研读博士;还有的去了北京的高校做教授。而我的堂哥当年考上了江西师范大学,如今在省城的某高校做教授,主攻法律。相对于老家师范的那份缘,我始终难以释怀。二姐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学校教书育人多年。如今永新师范因为太多原因已经成为历史,在老家的被虫蛀过的书柜里,那些《东华关》校刊静静的摆放着;每每回到老家再偶而翻阅一会,竟也会有更多感触。那些年的阅读时光早已随着自己的心境变幻着,也在心底涌起物是人非的浩叹。

如今网络通讯发达,做杂志都是用电脑编辑,方便快捷而且更美观更得心应手。那年我的初中同学去了师范读书,她会和我保持联系,前几年她和我说永新师范开通了新浪博客,她建议我多投稿。如今在永新师范的老师辛勤的付出里,也开通永新师范微信公众号,有了网络有了智能手机。远在广东,远在北京,天南地北的永师人都可以在公众号里重新感受当年永新师范师生的情谊。就像肖章洪老师所说的:如今永新师范不在了,但是永新师范人的精神永存。那种刻苦求学,不畏艰险,坚忍不拔的精神永在!当我步入社会多年,或多或少感知到更多的人世沧桑和人情冷暖,以自己对文学的纯情热爱;以自己那一份对文学炽热的追寻,我有时也会投稿。在我的心里,是二姐引领我热爱上了文学,我在文字里追寻一种精神寄托和梦想。如今二姐很少再写文字,我有时会想梦想需要一份执着的追求心。《东华关》校刊成为那些年月的记忆,在记忆里,那些年月的学生在追寻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的寻寻觅觅的青涩时光青涩故事。《东华关》成为我的记忆里的一本很珍贵的校刊,我有时写文字还会想起那些年看过的故事那些字句那些所引用的名人名言。我的心犹如雨后潮湿的树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句名言我忘记了是哪位国外名家说的,但是当夏日午后的雨飘过山村,老家的山村早已变了模样。记忆里的《东华关》,在我的心海里沉静着一份对文学梦的虔诚与坚守。我以我无关其他外在的冷嘲热讽,无关外在的冷水泼来;静静的目睹众生目睹人来人往,静静的写着自己的心情故事,我只是想静静的倾诉自己的喜与悲。永新师范不在了,《东华关》纸质校刊也不在了,但众多从我们永新师范学校走出去的莘莘学子,他们的学习精神永远激励着我。当我在永新师范微信公众号里阅读着众多老师的文学作品,感受到他们的对师范学校的怀念,感受到人生的离合悲欢。永新师范作为永新的曾经很有名气的学校,作为本地的文化符号,作为一个品牌。我相信作为永新人,需要更多的传承与发扬。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