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蛙声渐远  

2017-07-18 15:25:15|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蛙声渐远

 

  昨天在山村路过,看到几个孩童在抓几只小八哥鸟。他们在暑假期间玩得无聊,竟爬上树枝上掏鸟窝,把那些小八哥鸟的嫩羽毛从身上拉扯得满地鸟毛。我揍近去仔细看着,那些小八哥鸟很恐惧的挤在一起,看着它们无助的样子。我想起儿时自己也曾经抓过八哥鸟玩,那时是去田野抓青蛙给它们吃的。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老家的山村也经常穿梭在田野里劳作。有时也会看到八哥鸟在田野里觅食,那时我也是很贪玩。有时也会用网兜去罩住八哥鸟,然后很兴奋的把鸟儿藏起来,待在田野做完农活便急急的回家。不过回家之前那是要抓几只青蛙回去,因为八哥鸟饿了是要吃东西。那是田野里的青蛙很多,有土青蛙,有牛蛙,还有一些石壁上的青蛙,很多很多。在春末夏初的时节,那些青蛙便从洞里钻出来,尽情的呼唤鸣叫,尽情的唱响生命的歌谣。我那时经常看到在夏夜的山村,有那些手电筒的光芒照射着,在山村的田野晃动着一种很游离的感觉。那是村民在田野照青蛙,夏天的山村夜里,那些青蛙都出来纳凉,村民垂涎青蛙的美味,便顾不上休息连夜去捉青蛙;运气好的一夜会抓到十多斤青蛙。那时山村的田野的稻田是种上两季稻谷的,那时山村的劳动力还很多,种上两季稻谷,那就有更多的虫子提供给青蛙吃以便青蛙更好更快的繁殖。那时的蛙声很响亮很整齐也很令人振奋。

  山村夏夜里的蛙声,在池塘边,在草丛里,在大树下,还有村口那条河里,那些蛙声听起来也是如此悦耳而又清亮。当你在夏夜的池塘边轻轻走过,那些蛙声便突然集体失声了,它们也怕有人把它们抓去吃了。而当你走开了,它们便又像比赛一样争逐着唱起歌来。不过当你在山村的夏夜听着那些蛙声,竟也有一种很清凉的感觉。那是一种很原生态的歌谣,一种混有泥土与青草的味道的声音。在山村居住久了,你会喜欢上这种声音你会自然的依赖着这种声音。山村的风是凉快的,山村的空气都夹杂着一种淡淡的清甜味道。而山村的夏夜蛙声,那是一种很天然而又免费的催眠曲。当你听着那很有节奏而又此起彼伏的蛙声,你会想像着那些稻田里的稻秧在拔节生长,待到秋天秋风起秋草黄,那些稻谷便会垂下来,沉甸甸的在风中摇晃着又一年的收获。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老家山村的村民便不再种植两季水稻。那些田野里的青蛙,还有田地里水沟里那些泥鳅便不为你所知的渐渐减少了。因为在春末夏初时节,青蛙和泥鳅是要依靠水来繁殖的,而村民的稻田因为只种一季稻谷,那些稻田里的泥土便很硬不适合它们生长;于是它们便难以更好的生存和壮大。而当你在山村的田野走过,那些水沟边还有废弃的井边,都有很多农药瓶和一些除草剂的包装袋,看着村民随意丢弃的还有残留农药的瓶子,你会感觉到一种很难过的心情。那些水源会受到污染,如果那些青蛙和偶而停落的鸟饮用过那些水源,便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老家山村很多人家还是会饲养家鸡,而有的人家为了省事图方便就随意的在屋前屋后的草丛里打上除草剂,过了几天那些生长得很茂密的草丛便像秋霜打过一样蔫了;黄黄的,像变魔术一样的。不过当那些不知底细的小鸡还悠然自得的在打过除草剂的草丛里觅食,不消两天它们便会一样的没了精神;直到死亡。然后就会听到村民在漫骂,谁家缺德把小鸡又药死了。而那些草丛里的土青蛙也难以幸免,一样的受到影响。

在山村,青蛙的种类很多,有在菜地里跳跃着的土青蛙,有在屋后水沟边觅食的牛蛙;还有在深山石头缝里生长的石蛙,它们都能延续一种很顽强的生命。但是如今有太多人去捕捉,而且因为繁殖的条件受到限制,山村种田的农药除草剂用得过于泛滥,都让青蛙的生存空间受到很明显的冲击。那些蛙声便渐行渐远了。

   又到一年的夏天,地球的气候受到重创,雾霾天,暴雨天,风沙。今年的夏天那是一个叫热,热得让你连从风扇里扇出来的风都嫌弃它过于燥热了。我在山村的夏夜路过田野,去到村民家里有些事情,徒步穿过田野还有那些大树下。月色正浓,可是我却听不到儿时熟悉的蛙声,田野还是那些田野,水沟还是那些水沟,可是我放慢了脚步却听不到蛙声,我想也许它们都躲藏起来了,也许它们都集体迁移了。我的耳膜似乎很不舒服,我心里想着那些蛙声呢,我记忆深处的蛙声已经让我感受不到童年的甜蜜了。

   在网上和一个网友聊天,我说看过他写的关于山村变化的文章后很有感悟。他也说山村变了,那些环境也变了,就连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变了。是啊,现在的人多半讲究实际利益,也都是快节奏生活,都讲究时效。相对于以前的朴实,现在的人多半更多倾向于利来利往。过于攫取过于向大自然索求,到最后的结果是人类自己的不适应。就像那些蛙声,如今再也听不到儿时的蛙声了。那些儿时的田野依然有稻花飘香,依然有稻浪金黄,可是那记忆里的蛙声一片却难以寻觅难以聆听到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二十多年,但渐行渐远的蛙声,在心底却也有太多的不舍和无尽的想念。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