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陪母亲砍柴  

2017-08-27 10:47:06|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陪母亲砍柴

 

那天我下乡经过村里,我在狭窄的弄堂里走过。地面上杂草丛生,还有老屋菜园里的大树枝繁叶茂。我想再仔细的看看那些旧时的青瓦,不多时却看到一个老奶奶从山坡上回来,她的背上背着满满的一捆干柴。那些松树叶,茶树枝,还有一些松针包裹在里面。我似乎看到母亲的身影,在老家山村的山坡上,山坳里,还有小河边,挥舞着镰刀砍着那些树枝。

故乡的山村群山环绕,高山与矮山坡连绵起伏,我家的老房子就在山坡下。一年四季云烟蒸腾,还有那些大树,长年累月有砍不完的柴火。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她一年四季忙碌在那些稻田与菜地里。当秋天来临,晚稻(那时村里每家每户一年还是种两季稻谷的)收割完毕,那些稻草晒干后从田野里挑回家了;就是到了一年的农闲时节了。母亲把油菜用其他蔬菜播种后,就每天去山上砍柴了。

在我的记忆里,我也是从小就会砍柴。我们那些年读书时,每天很早就会起床,有的孩子会去山上捡拾那些牛粪,倒在茅厕里做农家肥料。有的孩子会去山上砍柴,踏着乡间草丛里的晨露,手里拿着镰刀,背上背着禾枪;还有捆柴用的稻草卷成的绳子。那时母亲起得早,她呼唤我起床,然后母亲带领我去后山教我如何砍柴,她说要在有荆棘的地方砍柴,那些树枝才会很粗壮很高大的。也是人也经过磨难才能有所长进,那些柴火在荆棘丛里才会长得更快。那时我还小,在读小学二年级时也才七岁,但我觉得在山上砍柴那是很开心的事情。可以看到朝阳从东边的山峦缓缓升起,可以看到远处的田野那些稻田在阳光照射的时候,那些稻谷上的露珠泛着光亮。我在母亲的指导下砍了很多柴火,母亲说要从小学会做体力活,一个男孩子要懂得有责任感有担当。就像等我们砍完柴后,挑着那些柴火就会感觉到担子的重量。那时山村的山坡上也有很多人去砍柴,大家呼唤着,在山坡上边砍柴边说笑;当我和母亲砍完柴火回家,匆匆的吃过早饭便去学校上课了。

 上世纪老家的山村还是很闭塞很落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家家户户照明还是用煤油灯,煮饭做菜还是烧木柴。读小学的时候每个学生每个学期都要砍柴背到学校里,也是勤工俭学的一种方式。那时母亲便会告诉我去哪个山坳里有很多柴砍,但我还是说我一个人不想去,要母亲陪着我去砍柴。母亲考虑了很久还是同意带我一起去砍柴。她说她小时候也是一个人去砍柴,她说她在外婆家从小吃了很多苦。在砍柴的间隙,母亲会教我先看到那些大一些的树丛,把那些荆棘砍开来,再弓着背进去砍柴。母亲说砍柴的时候要看清楚那些树枝,有的树丛里还有野果可以采摘到的。也是有时也会看到那些野果挂满枝头,我便会边摘边丢在嘴巴里咀嚼着。那些山野的野果很甜的,而且吃起来更脆。有时也会看到野果熟透了,掉在地面上被虫子咬过。

那时山村学校有很多个学生,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是在学校里蒸饭吃的。需要用到柴,学生也是要砍柴背到学校去。那时一个学期至少要交六十斤柴,不过是湿的柴不要晒干。那年我读初二上学期,深秋时节,学校食堂里没有柴火烧饭了。学校老师要求我们每个学生回家砍柴去,一次要交几十斤,越多越好。我从学校回家后,和母亲说要砍柴交到学校去;母亲说正好家里还有一亩多的稻田要急着收割稻谷,要先把稻谷收割后才能让我去砍柴;我心里很不情愿可是我还是跟着母亲去田野里收割稻谷了。当黄昏把稻谷拖回家后,母亲却像变戏法一样的说现在陪你去砍柴。我心里很疑惑的问母亲那么晚了去哪里砍柴呢?母亲说就在菜园后面砍柴吧,她说把那些苦楝树的大树枝砍了也很重的,我也赶忙和母亲搬楼梯爬上树干上砍起来,一会儿便砍了好大一捆。第二天和几个同学一起用板车拖到学校,一秤就有八十多斤,那些苦楝树的树枝真的很重啊。那时我想母亲真的是很会安排的,稻谷也收割好了,柴也砍到了。

在山村里住着的人家,一年四季都会趁着空闲去砍柴。春天的树枝都在发芽生长,夏天的树枝也是,而到了秋天那叶落时节,那些树枝便被村民砍回去晒干做柴火烧。冬天的时候,也有人去山坡上捡拾那些跌落的松针。在我的记忆里,我在家的时候都会去砍柴。那些镰刀都砍得光亮而又磨薄了。

那年我从南昌毕业后回到老家,没有找到工作在家里务农。有时也会陪母亲去砍柴,多半也是去附近的山坡上。那一天我心情不好,母亲说去对门的山坡上砍柴,砍那些大些的松树枝。我说我就在屋后面的山坡上砍吧,我不想去那么远。母亲于是一个人去了,那是深秋时节。田野的稻谷已经收割好了,空旷一片,偶而也有一些鸟儿在田间觅食。我很快就在后山上砍好柴了。在家里煮好了饭,想着母亲还没有回家来心里就有些担心。于是我飞快的跑到对门的山坡上,当我到了山坡上的时候,我看见母亲艰难的挑着担子,我赶忙呼唤母亲。可是母亲却因为过山坳的沟时不慎被那些芦苇刺到了鼻腔里,鼻子流血了;我心里很慌张,赶忙帮母亲把柴挑回家。母亲后来在家里休息了一下,我又重新煮了一些瘦肉汤给母亲喝。那天我心里真的好愧疚,要是和母亲一起去就可能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了。

时光匆匆,如今离母亲离开这个人世间已经整整九年多了。九年之间,我有时也会去山上砍柴。那对门的山坡上的树木被人不慎烧光了。母亲的坟墓在山坡上突兀着,我想母亲在那里长眠了。母亲的劳苦精神却永远让我懂得要更加努力。今年的五月,老家村庄的没有人住了的老房子全部拆除了,当年母亲砍的柴从楼板上掉下来,灰尘飘过屋檐,飘向屋后的树梢上。母亲走了,她带走了这世间所有的思念。母亲走了,当年她穿着去砍柴的草鞋还在,只不过早已风干了所有的牵挂。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