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沾泥的药根  

2017-08-04 15:07:48|  分类: 2017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沾泥的药根

 

 

   在山村的山坡上,树丛底下,总有一些花花草草生长着。那些花草和根须都有其药效作用,如果你去山野转一次,用锄头挖着那些药根,不消多少时间就会挖到很多。那些药根,总能唤起你太多的记忆。

    那年我在广东惠州的时候,我有时也会去菜市场转悠。有一天我不经意的看到一家摊位上有售卖那种药根,我眼前晃动着一种特殊的怀想。那种药根学名叫土茯,粗根状的,那药根很紧实摸起来很硬。我和卖菜的大妈交流着,她说这种药根是长在山间树丛下的土壤里,采挖时需要先把那些地面上的枝干砍掉,再用大的铁锄照准根部挖下去。挖出来后需要冲洗干净,再运到集市上售卖。大妈说广东的气候潮湿闷热,人体里多多少少有些湿气。用那些土茯的根熬汤喝,是可以祛除那些湿气的。我在摊位上目睹那些堆积的药根,脑海里想起故乡,想起我那含辛茹苦的母亲。母亲的一生奉献给了那些菜地与稻田。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山村的秋天里,当山里人家把晚稻收割完毕已经是农闲时节了。母亲在家里闲不住,有时候会去山间砍柴,那年隔壁村里有一个大伯来到村里说要收购一种药根,就是那种土茯岭;说是晒干了可以卖很多钱一斤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于是找出角落里的大锄头,挑着担子去到山坡上寻找那种药根。故乡山坡上的土壤还是比较松的,但是要挖到那些药根就要去除更多的其他树丛的根才能挖到更多更大的。母亲不顾秋天山村还是很热辣的阳光,在山坡上挥舞着锄头,用镰刀砍去地面上的杂草;一天也能挖到二十多斤。我有时也会跟随母亲去挖那些药根,但是当我一锄头挖下去,那从地面上反弹过来的弹力把我的肩骨震得好痛;我只好帮母亲捡拾那些挖出来的药根。当山村傍晚的夕阳在天边渐渐落下,母亲挑着一担满满的药根回家,我在后面紧紧跟随,手里挎着的篮子里也装满了药根。

那年我在乡村中学读初一,学校也要学生勤工俭学;那个学期也是要学生去挖那些药根;每个学生规定要十斤湿的。我在周六下午放学回家后(那些年学校上课是一周五天半),急急忙忙的和母亲说学校也要学生挖那些药根。母亲便带领我去了更远处的山坡上挖那些药根。因为是我自己挖去学校的,所以我不得不使劲卖力的挖;直到挖了整整一天和一个下午才挖到八斤多。我背到学校,过秤后老师说不够十斤的要补上。母亲后来用板车拖了一板车药根到邻村的收购户家里,那时收购户说这次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周转,等下次再结算;母亲也就只好回家了。

当我时隔多年再回想些那些故事的片断,我又想起因为收购户的问题,当年很多人家挖的药根卖给他之后都没有收到钱。母亲当时很伤心,她说挖那些药根有时肩膀都很痛。到最后却没有收到钱真的是让人心痛。不过那年的秋天,母亲都在山坡上寻找在山坳里挖着那些药根。还记得一个周六的下午,我从中学放学回到家里。父亲一个人在家里,他说让我快些吃过饭后把饭送到远处山坡上挖药根的母亲食用。我随意的吃过几口饭菜,便提着饭盒急急的赶往山峦深处。山村的秋天,田野一片寂静,偶而有几只白鹭鸟停在耕牛的背上。我沐浴着阳光,山路曲曲折折,还有那些天边的白云轻轻飘荡。山间小路空荡荡的,我想像着母亲在山峦挥舞着锄头的情景加快了脚步。我穿过那些田野,趟过那些小水沟,直到步行至父亲所指明的那座山的山脚下,山峦上有很多油茶树,我看树枝上挂满了很多油茶果,在阳光下泛着光亮。我在山脚下的小水井里用手捧了几口水喝,然后再用水瓶装满了水。我在山脚下抬头仰望山顶,还有那正午火辣的阳光,我卷起裤腿,向山顶行进。当我越过几个小山坳,我看到对面山坡上母亲劳作的身影。我在山顶上迎风呼唤母亲,我远远的就能看到母亲已经湿透了衣背,在我的呼唤声里母亲停下了她挖药根的动作,她知道我是送饭来了。当我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树丛,绕过那些刺,我把饭盒端给母亲的间隙。家养的黄狗突然从大树丛里下窜出来,跳跃着扑到我身上;还叫唤着。母亲说带着狗来,可以让它学着抓山坳里的野兔或是其他飞鸟。那天我在山坳里帮母亲把那些挖出来的药根整理到袋子里,然后一袋一袋的背到马路上;再用板车拖回家。

    前几年老家老房子里居住着几个广西人,我有时回去的时候也会和他们聊天。那也是秋天的一个正午时分,我说想跟着他们去山上看看,他们欣然答应让我跟随着他们去到远山上的松树丛里。他们是在老家的山林里割松树的油脂,就是在春夏时节刮松树皮挂袋子,等到秋天收获松油。我到了那座山峰,多年不见的山峦,眼前已经是松树林立,快十米高的松树,耸立在山坡上。因为那些高大树丛的遮盖,那些树底下的其他树种见不到阳光;长得特别得矮小。有的干脆不见了影踪。我想起那些年在那些熟悉的山坡上采摘野毛栗的情景,还有和同伴们一起采摘野山楂的欢乐时光。当时光渐远,那些长药根的树丛竟因为大松树的遮盖失去阳光竟再也寻找不到了;我在树丛底下寻找却再也找寻不到当年的药根。我心里竟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悲凉,母亲走了很多年;当年给母亲送饭的铝饭盒还在老屋里布满灰尘。那些药根还会在其他山村的山坡上生长,被人挖去售卖熬成汤。而当我在老家镇上的药店里目睹到村民从山坡上挖回来的药根,那些熟悉的轮廓分明的药根触动着我心底那一抹残存的记忆。母亲走了,当年母亲挖药根的锄头还在,她不辞劳苦的精神永远烙在我的心海里。每每想起,竟也心生太多思念;那思念如山涧流淌着的清泉,清甜而又温润。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