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村口的桃树  

2018-03-15 17:00:25|  分类: 2018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口的桃树

 

 

这些年老家山村很多地方时兴在荒山上种果树,把多年无人种植农作物的荒山用挖土机挖平挖深那些土壤;种上黄桃树桔子树杨梅树。过了几年那些黄桃树竟也争相开花结果,在夏天那些黄桃果熟了,果肉厚实,咬在嘴唇里有着醇厚的清香;那种甜味着实令人回味。眼望着那些山坡上的成片的黄桃树,我却想起老家山村的桃树,那些桃树在故乡的山坡上,菜园里,小河边,花开花落间温暖着我儿时的记忆。

 那些年故乡村口也有一棵桃树,是一位老奶奶种在她的菜园里。桃树每年春天准时开花,满树的桃花粉红着山村的美丽。还有成群的蜜蜂在花瓣间飞舞着采蜜,我们那些孩童在村口追逐着走过,捡拾着从桃树上飘落下来的花瓣。老奶奶会在她的屋前呼唤着,她怕我们摔倒。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故乡山村田野里的稻谷快要熟了的时节,满树的桃子熟了,红红的果皮,挂在树枝上着实诱人。老奶奶会坐在村口的桃树下,她用竹竿打下那些桃子,装在竹篮里;分发给过路的行人与孩童。她说那棵桃树是她从隔壁乡里的山村嫁过来的时候种下的,已经有很多年了。她说在她的娘家也种了很多桃树,作为我们一群孩童,只要有桃子吃就很开心了。那些年村里的孩童如果父母外出做事了,多半会围着老奶奶转,老奶奶也会很和善的照顾着我们。

 在山村的夏天,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每家每户是种了两季稻谷的;夏天是双抢的时节。每天起早贪黑的忙活着,中午从稻田里挑着稻谷回家,路过村口老奶奶家的桃树下,那是要停下担子休息一会儿的。有时村里人聚焦在桃树下聊天。夏日的正午那是很火热的,枝头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鸣叫着;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山村的夏日里鸣奏着属于它们的乐章。我们在树下聊着早稻的收成,聊着哪天去水库里放水。有时老奶奶会从屋里端出热茶给我们饮用,有时也会和我们聊聊天。夏天时不时会下雨,雨下得没有商量的,说下就下。当我们匆匆忙忙的从田野里回来,大家在桃树下避雨,老奶奶会招呼我们进屋里坐着。她会变戏法一样的从房间里拿出桃子来给我们品尝,不过有的桃子已经被虫子吃过了,我们却一样的咀嚼着,我们知道那是老奶奶的心意。她的善良与热情陪伴着我们成长。

在人的一生里,有很多记忆。有的会让人回味一生,有的也会让你铭记一生的温情。就像村口的桃树,无论流浪在哪里,都会在脑海里想起。想起老奶奶,想起儿时的伙伴,想起吃桃子的美好时光。

多年以前,我从外地回家,也是一个夏天。当我在母亲的嘱咐下,去到西瓜地里采摘那些西瓜和甜瓜。我摘了满满一竹篮,在山村的路上行走着。田野里的稻谷快要成熟了,风吹过稻浪金黄着,金黄着山里人家一年的期望。当我路过村口的桃树下,那些桃子也快要熟了。我想起那位老奶奶,想起已经多年没有去看望她了。我提着竹篮呼唤着她,她在屋里缝补都会她的旧衣裳。我从篮子里取出几个大个的甜瓜放在老奶奶的灶台上,我说这些都留给您慢慢吃吧。老奶奶当时很激动,连声谢过我。过了几天,夏日的中午天气酷热。我和母亲在堂屋里乘凉,凉风从屋后菜园的树丛里吹过来。我和母亲聊着这些年的变化,聊着村里的人和事。那天老奶奶来了我家,多年不见了,她的背明显驼了。母亲急忙招呼着她坐下,老奶奶从她的衣兜里慢慢的摸出几个红红的熟了的桃子,她说多年没有看见过我了;那天特意从桃树上打了几个桃子给我吃。我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激,我吃了老奶奶的桃树上多年结的桃子,老奶奶还在记挂着我。也许她是不舍得吃,留着在树上给我们吃的。她是那么的善良与富有爱心。

这世间有的人和事物总会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从那一次夏天从外地回家,吃过老奶奶的桃子之后;我竟经常梦见老家村口的桃树,梦见老奶奶,梦见儿时的伙伴围坐在老奶奶的身旁;倾听着她给我们讲她的故事。她说老爷爷以前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她说那些年她日夜盼望着老爷爷早些回到老家团聚。多年后老爷爷回家后在家务农,养着几头牛,农忙时养着的牛牵给人家去耕田了。过了几年,我在外地遇到了同村的伙伴,我和他聊天。他和我说起老奶奶,他说在一个桃树结满桃子的夏天,老奶奶同往年一样把熟了的和被鸟儿啄食过的桃子打下来,分给路过村口的乡亲食用。他说在那年的夏天,村里的双抢结束后,当村民把那些晒干后的稻草挑回家后,下过几场雨。老奶奶在一个黄昏默默的离开了这个世间。当我在异乡听到她过世的消息,我的心里有着难以言说的悲痛。老奶奶走了,带走了她的思念。村口的桃树还在,有关她的记忆愈发清晰。

那年我回到多年没有回到过的老家山村,村口的桃树还在。那也是一个春天,故乡山村田野里的油菜花开得正艳,金黄着在田野里迎风飘荡。那阵阵花香令人怀想,怀想那些年的时光。村口的桃树此时也开着,一如既往的绽放着它的芬芳。还有稻田里的耕牛,低头吃着那些青草。我用相机拍下那些熟悉的景象,老屋的青瓦,田野里金黄的油菜花,还有田埂上的绿草,粉红色的桃花;菜园围墙上的土砖,构成极具视觉感染力的映像。我在村口的桃树下驻足,老奶奶走了,那棵桃树还在花开花落,村口的青石板路上,曾经有太多的足迹踏过。远山上的果树林里,板栗树在抽芽,也有大片桃树正开着花,远远的有着缕缕淡淡幽香。

又是一年春天来到,老家村口的桃树,此时老树正换了新芽,春雨过后,春风拂过,桃花也会如期怒放;粉红着整个山村。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