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

繁花落入江南岸,尽看红颜回首时.倾城一笑烟花碎,情断楼残两不知

 
 
 

日志

 
 

老房子  

2018-05-05 10:48:29|  分类: 2018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房子

 

 

   近期在网上和小学的同学聊天,他说好多年没有回到老家了;今年过年回家时,他看到了老家村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村里修了路,本来以前是阶梯式的山脚下的村落。现在修好了路,一层一层的,看起来也很舒服。

   如今的山村很多人家时兴把老屋拆了,在旧的地基上建起新房子,一般也是三层左右;装修好后也很气派。在山村里看到一栋栋整齐的新房子,你就会感叹着那些远去的老房子,那些远去的乡愁。

   说起我家的老房子,那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建造的。那时只是外墙和房梁处是用柴火烧制的,其他的地方是用土砖制造的。房子里住过祖父那一代人,祖父那一代同宗的很多都去了新疆生活;只是偶而回家一次。老房子比较宽大,有一百三十多个平方,在那个年代一家人住着那么大的房子是比较大的了。在记忆里,那时很多房子都是几家人一起住的。

听父母说,住到老房子里的时候,我家还是住在其他的房屋里。那栋是三家一起住的,我家分了三间房子;住起来也是比较挤。后来当我出生后,远在新疆的祖父回来后,建议我家搬到另外一处的老房子里住。祖父拿出多年藏着的大门钥匙,帮着我们搬着东西。但是搬进老房子里住,村里有的人家就出来干涉了,就那房子以前是村里的仓库,不能给我们家住。祖父让父亲从衣柜里取出那本保存多年早已泛黄的房子证明纸,那是上世纪解放初期,国家颁布的证件。是一张A3纸大小,有记录房子大小的图纸,还有加盖县政府的章。那时政府有回收回去的,可那时因为搬迁,家里老房子的图纸一直带着所以未能收回。当村里的老人看着那张幸存下来的房产证明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老房子是坐落在山脚下,推开后门就可以看到山,山上有很多油茶树。记得儿时经常去山上砍柴,去山上放牛,去山上看老家最高峰秋山的瀑布倾泻而下。那种水流的声音是最动听的,虽然隔得远,但是在雨后初晴的山村,那瀑布的水是很洁白的,声音也是传得很远。

 那些年老家的山村很多人家种了十多亩稻田,而且那时是种两季稻谷。割了早稻又要把晚稻抢种下去。那时父母都很辛苦,在夏天双抢的时节,母亲每天凌晨三点多就起来了,打扫卫生,洗好衣服,煮好饭煮好猪食(那些年代山里人家多半自家一年养两头猪)后就踏着晨露去秧田里拔秧。一般除了中途吃饭,在忙到晚上七点多才会回家。老房子二楼的楼板上存放着很多稻谷,那些稻谷有时因为存放久了会有很多飞蛾在上面。不过老房子的楼板上也会存放从田野里挑回来的晒干的稻草,还有晒干的花生藤,或是红薯藤。这些都可以喂给家养的耕牛吃。因为存放了这些稻草之类的东西,老房子的楼板上在冬天雪花飞舞的时节就会感觉很暖和的。我们有时候会在楼板的稻草间看书,或是在稻草间熟睡过去。等到母亲在外面呼唤很久,我们才从睡梦里醒来。

听父亲说过,老房子背靠山坡,有时下雨的时候,雨水直接从山坡上冲下来;直接从堂屋里冲到村里的水塘里。如今想想,那时该是多么的壮观啊。一排白花花的水穿过老房子的后门,流过堂屋,漫过那些桌子凳子。不过那时下雨的时候,山上是有很多泉眼,冒着很多水泡;有时还会看到青蛙。

在我读完中专学校之后,我就外出打工了。在打工的时光里,有时也会梦见老家的老房子,那老房子大门前的青石板路,还有屋后菜园里开着的花朵;菜园里的枣树那些在秋天里红红的熟了的枣。那时老房子门前有两间牛栏,一间是牛住着,一间是猪住着。在外地的岁月里,我很少回家。但是老家的老房子却时常让我挂念,想念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劳作的母亲,想着那只小黄狗在门口等我从田野里回来的情景。

这些年很多人家都在县城里建了房子,老家的老房子都空着,有的因为多年无人居住,那些土坯房经过雨浸后竟坍塌了。但也有不知名的树种从屋中间的泥土里生长出来。我是前几年回到老家的,当我回到老家的老房子里,那些旧时的记忆虽然感觉有些陌生却还是那么的真真切切,那曾是我生活过的老房子。那里有我的童年,有我的欢笑与泪水。我推开多年未抚摸过的老房子的木门,那些木门已经被钻木虫钻过了,留下很多深深浅浅的孔。老房子墙壁上的年画早已模糊了,那些年贴过的奖状也已经不再清晰了。我找出墙角下的旧扫把,轻轻的打扫着那么多年未再清扫的老房子。当我轻轻的爬上楼板,楼板上的蜘蛛网直接挂住了我的耳朵和头发上,我看见儿时挑过的箩筐,在楼板上的墙角上静默着。那些土砖也有裂开的痕迹,因久未开门透风,摸上去也有湿湿的感觉。自从那一次回家后,我有空便顺道回家开门透透风,把老房子的前后左右的四条门都打开吹风。当夏日正午的风从弄堂里吹来,我在老房子的堂屋里慢慢睡去了。老家的老房子冬暖夏凉,屋后多年前种的杉树每年都会有很多鸟儿在上面歌唱。

这些年山村的新农村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老家的山里人家也赶时髦积极响应拆老房子,每家每户腾出些牛栏来修路。修了路才好进材料。当家里人决定了也拆老房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割舍不得,但是还是等到了那天拆老房子的那天。因为之前把有些东西搬出去了,那天我早早的就回去了,打开那扇熟悉的大门,工程队的人也很早就来了。从屋后的菜园高处架一座木桥,从桥上走到老房子的二楼,把屋顶的瓦片拆下来,再把木梁拆下来,那些砖头就直接推倒;在山村清晨的老房子里,那些土砖倒塌的灰尘飞扬着。朝阳从后山上照射过来,灰尘与老房子堂屋的木梁构成一幅静美的油画。我知道那是老房子最终的归宿,那些远去的记忆都成为过往。无以复制只能在我的记忆深处珍藏。老房子一天就拆完了,那些青砖灰瓦在稻草间突兀着,我在那些碎片里重温着旧时的光阴。

老房子拆了的那些日子里,屋后的树丛里那些鸟儿鸣叫着,那声声鸣叫里,似乎有它们难以言说的隐痛。老房子拆了就要重新建过,等着水泥路都修好后,我们就动工了。拿着规划的图纸,测量之后挖地基,如今山村建房子多半是买砖,进度比较快。在老房子的地基上重新建过房子,多多少少还有那些年的熟悉的气息,老房子不在了,还有新的房子诞生。

当我从老家的田野的大路上走过,我想起那些年母亲从田野里劳作回来的时候,她说我家的房子在山脚下看起来是最好看的。如今老房子不在了,有新房子代替。那些旧时光影不再,也将会有新的景象出现。

老房子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那些记忆永远不会遗忘;无论时光匆匆远去,有时也会在心底想起,想起那些年那些温情的怀想。老房子远去了,消失在老家的山村。老家的山村,又将会有更多的新房子拔地而起,还会有更多的故事延续着山村的质朴与厚重。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